顶点小说 > 武俠修真 > 連環妙計 > 八百一十二章:傳說中的約G7

八百一十二章:傳說中的約G7(1 / 1)

“……”事出突然,趙凱歌突然咬牙切齒地一發狠,不單一邊偷聽的鳳飛天驚慌失措,原自在同樣也是大吃一驚……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這是怎麼了?怎麼平日裡老謀深算,走幾步就要回頭看看後路的一半元嬰突然喜歡上正麵硬剛了?不應該呀!這種轉變來得也太過突兀了吧?事出反常必有妖,什麼事情我們都要講究一個邏輯的不是?妖從何來?天呀!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彆的妖怪都是不害怕的;彆的小妖都是不打緊的;就怕那個妖怪是傳說中的害人果呀!

天呀!這個日子是沒法過下去了……怎麼走到哪裡都會遇見害人果呀!

明眼之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個擂台一共要打五場,前四場是淘汰賽,最後一場是決賽……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都快要趕上傳說中總決賽的七番勝負了!毫無疑問,花花轎子人人抬,大家平時抬轎子的時候是可以混的;但是在淘汰賽裡卻是絲毫混不得的!所謂的淘汰賽就像是傳說中的顯微鏡似的,任何一處微小破綻都會被對手無限放大的;有招想去,沒招死去,又像是大浪淘沙似的,隻有那些有真才實學的才能在淘汰賽裡繼續晉級;而那些華而不實,善於做秀,油頭粉麵,濫竽充數的都會被無情淘汰掉,所以上場打淘汰賽的對手那是一個比一個厲害;一場比一場難打……按理說趙凱歌不應該讓趙葉正麵硬剛的呀!那可是親兒子呀!難道他想讓趙葉一場接一場地打下去,直到最後打滿七場係列賽不成?拜托!打鐵還需自身硬;打係列賽還需自己球技高……趙葉也不是那塊料呀!你要搞清楚,那可是傳說中的七番勝負呀!勉勉強強過了第一關就是阿彌陀佛了,他拿什麼過五關,斬六將地去打第七場呀?你要搞清楚,趙葉的外號叫做壞人葉……卻不是傳說中的約g7呀!

亂了!又亂套了!

……

費解,真是太費解了!

自己之前明明已經想得一五一十,條理清楚了,怎麼趙凱歌突然下起昏招來了?

不應該呀!現在的局勢很是簡單明了,最後的冠軍隻會在那三個能打的之中產生……而趙葉和風飛天則是兩隻小蝦米;兩隻弱雞……瞅趙凱歌那個架勢明顯是想讓兩隻菜雞互啄……這個其實很好理解,菜中更有菜中雞,即便是菜雞互啄,趙葉也能狠狠啄一頓更菜的鳳飛天……問題是菜雞啄完了怎麼辦?剩下來的那三個都像是展翅雄鷹似的……沒有遠慮,必有近憂,菜雞互啄之後就要被老鷹抓小雞啦!

即便壞人葉能贏了約g1……問題是他不可能一直贏下去;不可能贏了約g7呀!

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雖然他們怎麼鬨都不關自己的事情……不過大家畢竟都是從小的玩伴,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感情的……這個擂台明擺著是虞家高手和月家高手在約架,天要打雷,雲要下雨,彆人是沒有一點辦法的……那就讓他們兩個去打好了;其餘的人敲鑼打鼓賣會呆也就成了,完全沒必要身臨其境約g7呀!

你在混,我也在混……大家其實都在混,完全沒必要打擂台約g7呀!

一半元嬰今天這是怎麼了?即便是身負重傷……腦子怎麼也壞掉了?他怎麼不按照劇本來呀?他這麼做我這個導演很難做的!

咳!明白了!全明白了!原來小時候看過很多雜七雜八的書籍之後……就有了一顆想要當導演的心;害人果有事沒事的就想當一回導演……同樣原小侯爺也有著一顆當導演的心呀!

……

事出反常必有妖……原自在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的,司徒大人從來隻相信邏輯;同樣他也相信邏輯。

世間最怕人雲亦雲;有獨立思維,獨立人格的人基本都相信邏輯,因為邏輯永遠不會騙人……嗯,什麼事情都有例外,比如那個害人果就不喜歡按照規矩出牌;有事沒事的就整出來幾個幺蛾子……等等,你們都彆說話,讓我好好想想……莫非這個又是害人果的幺蛾子?

不對呀!害人果肚子裡是藏著許多幺蛾子,但是他從來不會坑自己兄弟的!壞人葉從小就是他的跟屁蟲,他說什麼也不會害自己小弟的呀!讓壞人葉去打約g7?開什麼玩笑?壞人葉隻是一個風花雪月,吃喝玩樂的頭子,根本沒有約g7的真才實學呀!

害人果又不是傻子,豈會犯如此低級錯誤?害過大哥的小弟從此就要遺臭萬年;同樣害過小弟的大哥也不好過……從此就要孤家寡人的!

莫非這一切都是障眼法?

莫非這一切都是害人果授意,然後趙凱歌故意為之的?

趙凱歌先是裝出一副重病在身的模樣,然後又咬牙切齒地讓趙葉去啄鳳飛天……毫無疑問,世間所有的演技都不是無的放矢的;這一切都是有著明確目的的!

大家都是老江湖了,每天都在大油鍋裡滾,道行那是一個比一個高……看似不起眼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那麼問題來了,趙凱歌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司馬懿詐病賺曹爽……現在他們想要賺得那個又是誰呢?

嗯,看來這個問題要用到傳說中的排除法了!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趙凱歌的所作所為絕不是為了賺鳳飛天!咳!殺雞焉用宰牛刀,如果害人果和趙凱歌想要對付鳳飛天的話,根本不用這麼麻煩的!直接讓趙葉把鳳飛天按在擂台上摩擦就好了嘛!

排除掉鳳飛天之後……咳!上陣父子兵,既然不是為了對付鳳飛天……自然就是想要對付鳳儀亭了!

怎麼對付?難道趙凱歌想要和鳳儀亭約g7……想要和鳳儀亭再在擂台上打一場傳說中的加時賽?

亂了!又亂套了!

……

嗯,有些想明白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趙凱歌是不會對付鳳儀亭的,哼哈二將這些年裡雖然不對付,還不是一直相安無事?就像兩個結伴走夜路的人,雖然兩個人的思維與性格都是截然不同……什麼事情都要一把抓住重點!思維與性格不同不是重點;兩個人一起走夜路才是重點!在夜路裡有個同伴互相壯膽才是重中之重!

所以哼哈二將雖然一直吵吵鬨鬨的,卻始終相安無事!

天呀!明白了!全明白了!原來那個意外是害人果;原來是害人果想要對付鳳儀亭!

原來如此!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原來此番害人果和趙凱歌竟然聯起手來想要對付鳳儀亭了!

那麼問題來了,害人果是如何說動趙凱歌的?難道趙凱歌已經下定決心不走夜路了?

咳!害人果如何說動趙凱歌的自己不太知道……不過自己是極其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的!鳳儀亭哪裡是害人果的對手呀?彆說什麼七番勝負了,彆說什麼約g7了……約g1都夠嗆……在害人果的手下,隻怕鳳儀亭一個回合就要死翹翹啦!

亂了!又亂套了!

最新小说: 我靠種田成仙了 開局煉體三千層 鬥羅之開局簽到神樹武魂 修仙種田有點錢 我在綜藝裡嗑神顏 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間 開局滅了師門 我真不是魔道祖師 基因凶猛 末日之廚娘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