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曆史軍事 > 逍遙侯 > 第1523章 抓住戰機

第1523章 抓住戰機(1 / 2)

不管怎麼說,女人懷了身孕,都是一件大喜事!

在這個時代,尋常之家,尚且講究傳宗接代,無後為大,更何況是全天下最尊貴的家族呢?

消息傳出去後,整個節度使府內外,一片歡騰。

楊無雙聽說了消息後,不由摸著下巴,笑道:“天家有後,普天同慶。”

廖山河說話就沒有這麼文謅謅的了,他咧嘴一笑,道:“如果又是個帶把的,那應該是皇七子了吧?”

楊無雙隻是笑而不語,他身處權力巨大的總參議司裡,一直遵奉謹言慎行的原則,不多說半句閒話,也從不摻合天家的家務事。

天家之事,自有皇上做主。他們這些做臣子的,隻要忠誠可靠,外加實心辦差即可。

皇家的事情,摻合的越多,掉腦袋的風險就越大,必須慎之又慎。

自從,張三正擔任了近衛軍都指揮使之後,比起以前,他的話更少了。

作為李中易異常信任的心腹重臣,張三正始終記得皇上曾經說過的一句話:身處要地,萬言萬當,不如一默!

開什麼玩笑,敢把皇家的私事到處亂傳,那簡直就是壽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至於,單獨坐在一旁的宋雲祥,更是不會去惹那個麻煩,多說半句不該說的話。

掛征西將軍銜的宋雲祥,率領數萬精銳的邊軍,鎮守於西北靈州,屬於妥妥的實權邊帥。

自從晚唐以降,安史之亂後,武將篡位殺主的“光輝”事跡,屢屢發生,數不勝數。

因為殷鑒不遠的緣故,本朝建立之後,不管是皇帝多麼信任的心腹邊帥,都會被無數隻警惕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絲毫不可能放鬆。

和楊無雙、廖山河等人不同,宋雲祥原本不過是靈州的小小州吏罷了,他並不是河池鄉軍的出身。

本朝建立之後,出身於河池鄉軍的軍官,個個都獲得了重用。在他們之中,已經沒有了都頭一級的軍官,即使混得再差,也至少是個某營的副指揮使。

在如今的漢軍之中,河池鄉軍的出身,已經成了皇帝心腹親軍的金字大招牌。

由河池從龍之人,意味著,他是皇帝真正的自己人,嫡係中的嫡係,心腹中的心腹!

不過,最令宋雲祥感佩的,其實不是皇帝的赫赫武功,而是其寬闊似海的博大胸懷。

李中易常常掛在嘴邊一句話,令宋雲祥一直記憶猶新: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換成一般的君主,以宋雲祥的非嫡係出身,幾乎不可能任用他為獨當一麵的邊帥。

可是,當今聖上,不僅重用了宋雲祥,甚至還把他的兩個兒子,也派到了靈州,讓他們父子三人一起鎮守西北邊陲。

這是何等的氣魄,這又是何等的信任?宋雲祥心悅誠服,服得五體投地,服的絕無二心!

不過,令宋雲祥感到奇怪的是,同樣不是出身於河池的廖山河,怎麼就敢如此的放肆呢?

麵對口無遮攔的廖山河,楊無雙嘴上不會說啥,心裡卻如明鏡:此人貌似粗鄙不堪,卻是個極其難得的,有大智慧的家夥。

朝廷禁軍,從六軍擴編為六廂之後,廖山河以非河池從龍的出身,竟然能夠穩居於第六廂都指揮使的實權寶座,豈是等閒之輩?

在朝廷的幾十萬禁軍之中,敢當著眾人的麵,肆無忌憚的和皇帝開玩笑,插科打諢的,也就是廖山河了!

說來也巧,在六廂的主將們中間,就數廖山河犯的過錯最多,屁股被皇上狠踢的次數,也是最多的。

也許,挨踢的次數多,也是一種極為難得的君臣之緣吧?

如今,漢州已經拿下了。諸如查抄府庫糧倉,打擊土豪劣紳,安撫百姓等等事務,都有現成的行為準則,壓根就不須多說什麼。

楊無雙、宋雲祥和張三正,這幾個軍中的重將,齊聚於總參議司的臨時駐地內,目的隻有一個:商議下一步的作戰計劃。

打完一仗,總結一仗,商議下一仗怎麼打,這已經是老規矩了,毋須贅言。

按照條令的規定,作戰計劃的製定權,營級以上兵馬的調動權,皆歸總參議司管轄。

作為名正言順的知總參議司事,楊無雙自然是當仁不讓的率先發言。

最新小说: 上仙又去找死了 與反派一起走過的日子 共赴山河宴 太子妃靠烏鴉嘴福運滿滿 在滅族之夜前我叛逃了 重生之我的律師大人 我的母老虎 夫人是個臉盲 從蠻荒回來後出現了靈氣 漫威的氪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