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1 / 1)

推荐阅读:

秋娘沒有說,而是小花說道,“舅娘我沒事,我現在已經好多了,都怪我身體不好耽誤了時間。”

江玉慧看著乖巧的小花,喜愛極了,“這孩子真是聰慧!”

接著她看向一邊緊張的大憨,笑著說道,“這就是妹夫吧!我們還是第一次見呢!”

越是緊要關頭,誰知大憨的一張嘴磕巴了。

是個人都能看的出他的緊張。

秋娘笑著對著江玉慧說道,“對,這就是我那個傻夫君。嫂子彆管他,我們去給母親請安!”

江玉慧看著秋娘攙扶自己的手,但是她的眼睛卻寵溺的看著她口中的傻夫君。

接著她沒有理會大憨幾人,帶著秋娘前邊走去了。

心裡暗想,這妹婿,倒是一副純樸模樣,甚至有些憨傻。

隨後的小花對著大憨說道,“舅舅,這是不是就是舅娘說的關鍵時刻掉鏈子?”

大山拍了拍大憨的肩膀,“舅舅彆緊張,一切有舅娘在呢!你怕什麼啊!”

再這麼緊張下去就顯得小氣了,倒是更會讓人瞧不起!

是啊!怕什麼啊?可是他也不知道他此刻怕什麼,就是緊張的不得了。

一顆心咚咚咚地跳個不停。

謝老夫人見到女兒少不了又是一頓掉眼淚。

在秋娘和江玉慧輪番的哄著下才好了些。

“不是說你夫君來了嗎?人呢?”

秋娘想著在後邊的大憨,笑著對著謝老夫人說道,“在後麵呢!”

正說著呢,大憨就帶著大山和小花進來了。

大憨一進門就撲通一聲跪在了謝老夫人麵前,“女婿拜見嶽母!”

說著就磕了幾個響頭。

大山看著實誠的舅舅,也隻好放棄秋娘所教的禮儀隨著大憨跪了下去。

不好讓舅舅自己變得尷尬不是?

小花自小就會看臉色,她看到舅舅與哥哥都跪了,她也隨著跪了下去。

謝老夫人被大憨幾人弄的一愣,接著她看向了跪在她眼前的這個男子,身材高大,兩隻眼睛炯炯有神。

倒是與她的兩個兒子不一樣,看上去更精神些。

秋娘看著大憨的樣子,哎!

她走到大憨的旁邊,用腳尖輕輕踢了大憨幾下,用著女兒家的嬌俏說道,“你是不是傻?教你的全忘了!”

接著對著謝老夫人撒嬌道,“母親,你看他,氣死我了!

我可是教了好半天呢!”

接著她虛趴在謝老夫人的肩頭不再看大憨。

江玉慧在一旁看著秋娘撒嬌,拿著手裡的帕子掩著上挑的唇角。

她可看不出小姑子快氣死了,她隻看的出,小姑子快累死了!

哈哈哈,逗死她了快!

謝老夫人哪會看不出女兒在耍寶,逗自己開心。

她微微一笑說道,“快起來吧!再跪下去,晚晚該心疼了。”

她雖然不是特彆喜歡這個女婿,但是看著他長的儀表堂堂,而且女兒為了他改變許多。這麼在乎他,想必他還是有些過人之處的!

而且,她也不想傷了女兒的心!

“是小胥的錯,小胥惹秋娘生氣了,嶽母見諒!”

接著大憨從地上站了起來。

接著謝老夫人誇過大山與小花以後,就讓江玉慧派人帶他倆下去吃東西歇息了。

留下大憨一人本本分分的坐在凳子上,腰挺得筆直。

聽著三個女人的閒聊,不管聽不聽得懂,偶爾還要傻笑應對幾聲。

這可比他當初開荒累多了!

最新小说: 我在末世當司機 英雄聯盟由我拯救 醫妃發家史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真人不露相 衍道修真 我的劇本是配角 木葉之取死之道 從歌手開始成名 開局被奪神體的我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