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浮生劫之玄靈記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判若兩人

第六百七十九章 判若兩人(1 / 1)

推荐阅读:

隨後語重心長道:“太子殿下,這個宮女,並沒有什麼大概,隻是一時落水受了寒,又驚嚇過度,便昏厥了過去,吃幾貼暖身子的藥,便能痊愈,太子殿下請放心。”

聽到太醫的話,韓北玄才放心的呼了口氣,淡淡點頭:”來人,送太醫回府.”

“老臣告退.”太醫恭敬地作揖後,便在宮女們的簇擁下,退出了大殿.待所有人都離去後,他才朝床榻走去。

隻見陸宸奐的臉色,已經有些緩和,白皙的臉上,浮著淡淡的粉色,沒有方才那般淒慘.

她緊閉著雙眼,神色似乎有些掙紮,韓北玄緊盯著她臉上,又如蜈蚣般的傷疤,心頭又是一震。

他未曾想到,這傷疤居然如此之深!看那形狀和厚度,完全就是鐵烙烙上去的。

看著時間,應該也有些日子了。不由得呼吸停滯了下來,她這些年,究竟經曆了什麼?

她為何會離開白於,又為何,會出現在東陵皇宮,一係列的疑惑,就像是一層雲霧一般,讓他琢磨不清...

陸宸奐緩緩睜開眼,看著映入眼簾的天花板,雕刻著上好的檀木,迷茫地眨眨眼,這裡是哪裡?她不是在畫舫上麼?

視線瞥了眼四周,金碧輝煌的大殿,被燈火映襯的熠熠生輝,整個布局的華貴,一點也不像普通行宮的模樣。

她再次轉了轉眼睛,最終視線,落在站在門口的男子身上,隻見一身玄衣的韓北玄,正背對著站在門外,不知他在看些什麼.

她這才猛地反應過來,自己是在太子殿下的輕寢宮中,況且,她還是在他的塌上!她瞬間睜大眼睛,從床上跳了起來,忐忑不安的看著那人:“太...太子殿下。”

韓北玄聞言轉過頭來,大步走上前:“彆動。”他伸手,搭住她的肩膀,將她重新撫回榻上。

“太子殿下,奴婢惶恐...”陸宸奐受寵若驚地道。

可他卻恍若未聞,伸手用手背,在她額頭上比了比。

額頭雖還有些微微發燙,可到底,她的氣色還是好了許多。

陸宸奐尷尬地低著頭,被他的動作驚的,一動也不敢動,隻能吸取著他身上,幽冷的氣味。

就在這時,宮女已經熬好薑湯進來,恭敬地道:“太子殿下,您要的藥,奴婢以及熬好了。”

他淡淡點頭,接過了宮女手中的湯碗,舀了一勺子在口中輕輕吹著,宮女頓時傻眼了,她正準備親自喂藥,可未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親自動手了!

見她還未走,韓北玄不悅的蹙眉,宮女自然捕捉到了他的表情,匆忙晃過神來:“太子殿下,奴婢告退。”她話還未說完,便急匆匆地退下了,整個大殿,頓時又隻剩下他二人,氣氛有些莫名地壓抑。

陸宸奐咽了口口水道:“不必勞煩太子殿下,奴婢自己可以的。”

她說著,就要去接他手中的湯碗,卻被他抬手扼住手,她猛地一驚,微微不解地看著他:“太子殿下,您這是?”

“彆動。”他頗有些嗔怪的道,將她的手塞回被褥中,隨後重新舀起一勺,輕輕吹了吹。

看著他低垂的眉眼,難得的沒有冷冽,陸宸奐傻呆呆得,一動不動得盯著。

待熱氣散了些,才送到她嘴邊。

“張嘴。”

陸宸奐盯著他麵色緩和的臉,呆滯了一會兒,還是覺得有些奇怪,於是快速的接過,他手中的勺子,一口將那湯藥喝下,順帶得,將他的碗也搶過,一股氣的全喝了下去。

見她如此迅速的模樣,韓北玄微微一怔,她方才那幅防備的模樣,讓他心頭微微一驚。許久才無奈的歎氣:“宸奐,許久未見,你還是這幅模樣。”

陸宸奐在聽到他的話時,瞬間一口湯水便噴了出來,不偏不倚,剛好濺到韓北玄臉上,瞬間將他的臉噴的全是。

陸宸奐瞬間瞪大了眼睛,急忙從床上爬了起來,跪在地上一個勁得磕頭。

“太子殿下息怒,太子殿下息怒,奴婢該死奴婢該死,都是奴婢不好!還請太子殿下息怒啊!”

看著她一個勁顫抖的模樣,韓北玄靜默不語,完全對她弄臟自己的模樣,絲毫不在意。

他瞳孔中倒映的,都是她小心翼翼的模樣,和昔日那個自信清冷的模樣,完全判若兩人!

他眼睛一點一點得閃爍著,零星的光芒,像是在感歎,像是在惋惜。

見他始終沒有搭理自己,陸宸奐還是忍不住抬起頭來,惶恐不安的瞪著他,隻見韓北玄的臉,垂的老低,那濃密的睫毛下,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緒。

陸宸奐這一下,徹底心慌到了極致,完了完了,這一下,她可算真的得罪太子殿下了!

隻見韓北玄沉默半響,起身從木架上,拿下一塊帕子,開始擦拭起臉上的湯漬來,陸宸奐看著他麵色冷峻的臉,繼續賠罪道:“對...對不起太子殿下!奴婢不是故意的!”

若不是他不偏不倚地,剛好叫到了自己的名字,她也不會如此驚訝!也就不會有這麼失態的場麵了!

韓北玄抬起頭來,恢複整潔的臉上一片平靜。

“太子殿下!奴婢該死,還請太子殿下責罰。”眼見著氣氛越來越壓抑,承受不住的陸宸奐,瞬間失去了掙紮的意誌,而是向命運妥協。

其實她心裡後悔的不行,這該死不死的,正巧噴在太子殿下的臉上,這一下,她怕是真的要掉腦袋的了。

卻見韓北玄,並無想象中的憤怒,而是理了理淩亂的頭發,緩緩走了上來,他伸出手,正欲將她扶起,可陸宸奐卻以為,他要殺自己,嚇得瞬間癱坐在地上,退縮著身子,往裡縮了幾步。

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卻徹底刺傷他的心,他眼色瞬間哀愁了下來,有些有氣無力地道:“宸奐,你...不記得我了?”

“太子殿下,奴婢不知道您在說什麼。”陸宸奐一個勁地搖頭。

看著她眼中的迷茫和惶恐,韓北玄心中愈發的疼痛,伸向她的手無力的垂下,心也在此刻,無儘的掙紮著。

“太子殿下,對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

原來她還是在擔心此事啊...韓北玄歎了口氣,站起身來道:“地上冷,快起來吧。”

“是,太子殿下!”陸宸奐急忙從地上爬起,連連點頭。

最新小说: 我在末世當司機 英雄聯盟由我拯救 醫妃發家史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真人不露相 衍道修真 我的劇本是配角 木葉之取死之道 從歌手開始成名 開局被奪神體的我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