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曆史軍事 > 紅樓春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

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1 / 2)

榮慶堂上,不等賈母、寶釵等人相勸,湘雲就自己抬起頭來,也不用帕子,隻用袖子在臉上一抹,就重新笑開了,還嗔怪賈薔道:“都賴薔哥哥!總弄哭我!”

賈薔嗬了一笑,道:“你可怪錯人了,其實都賴老太太。”

賈母聞言奇了,道:“你把人惹哭了,怎還賴到我頭上了?”

賈薔笑道:“若非你老一直抱怨,我拉扯完賈家的拉扯王家的,連薛家都拉扯齊全了,獨留下你史家。這不,史家的也照顧到了。”

賈母:“……”

滿滿的怨言啊!

賈薔在王家扶持一個王子騰不說,生生把人推到了豐台大營提四萬大軍大都督的位置上。

連王家兩個庶出孽子王安、王雲都安排成了官,眼見混出了模樣。

薛家就更不用提了,賈薔和那薛蟠交好,看著將豐字號給吞並了,可人家薛家二叔薛明上月卻給薛姨媽送來了信,說是今年薛家隻分紅就不下十萬兩銀子。

薛家原說起來有百萬家業,可有百萬家業和有百萬現銀那是兩碼子事。

當初薛蟠為了贖身花解語,十萬兩銀子都湊不齊,最後還是問賈薔借了二萬兩。

可見,薛家真正的現銀家底兒,連十萬兩也沒有。

如今賈薔一年就幫他賺了那麼多,而薛家的豐字號仍是薛家的。

現在好了,到了史家,就拉扯一個孤女?

見賈母憋屈的話也說不出來,都要落淚了,賈薔嗬嗬笑道:“史家的事再說,那一門裡竟是奇葩,比王家還有意思。不吃一次狠虧,挨一次狠打,扭不過神來。等漲了記性,也就好了。”

這話當然隻是說說……

扶持王家,是因為賈家明麵上實在沒人可用。

而王安、王雲兩個,是自己爭氣,也孝順其庶母,在王家被打壓的還不如賈環,對王家也沒甚麼歸屬心。

想想也是,兩個孝順的孩子,見其生母動輒被教訓,活的驚心膽戰,他們自己也是常年在挨打挨罵中長大,對王家又能有幾分感恩?

倒是對賈薔,忠心耿耿。

數次行動,都衝鋒在前,悍不畏死。

這二人,是為了以後抄底王家所用……

至於薛家,有薛家豐字號在江南各省各地的銷售渠道,再加上齊家助力,使得德林號在江南鋪開幾乎一路順風順水,替賈薔節省下的精力、人力和時間,又何止區區十萬兩銀子可比?

再有薛蟠當初的義氣之助,賈薔自不會吝嗇。

王家和薛家都有拉扯一手的動力,可史家……

賈薔實在想不出拉扯史家那兩個二貨的理由來,所以這會兒且這般安慰賈母罷。

“對了,晚上你們在哪吃的?我說了東府請東道……”

賈薔岔開話題看向黛玉問道。

黛玉抿嘴笑道:“我聽香菱兒說,你新得了兩簍子好蟹,就讓人煮了,辦了個螃蟹宴,還給你留了八個呢。”

賈薔聞言,心疼的倒吸了口涼氣,痛不欲生的語氣道:“那是我留著咱們倆賞菊時慢慢吃的!”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立時引起公憤來!

“就不該留下那一簍子!”

“趕明兒還去!”

“天天去吃,林姐姐去哪我們就去哪!”

賈母、薛姨媽都被這番熱鬨逗的哈哈大笑起來,不過笑罷,黛玉就問道:“你從宮裡出來這樣晚了,可吃晚飯了沒有呢?”

賈薔搖頭道:“沒事,一會兒回去對付一點,不是還有八個螃蟹麼?”

一直沒含笑沒開口的李紈,這會兒卻突然開口道:“薔兒今晚去我那裡罷!”

此言一出,眾人倒沒多想,紛紛不解的看向她,不知此言何意。

獨鳳姐兒唬了一跳,以為這位妯娌瘋了……

李紈也自覺得失言,俏臉漲紅,忙解釋道:“因蘭兒的事,我總覺著虧欠了薔兒好大的人情。雖說他是族長,可彆家的族長也沒他這樣的。花費那樣大的心力,把族學弄成這樣好。蘭兒他,打小沒了父親,雖老太太、老爺、太太都格外照顧疼愛,給我的月錢和老太太、太太一樣多,另外還有園子、鋪子甚麼,叫我去收租嚼用。這些都是莫大的恩情,可蘭兒畢竟還是沒了爹爹。所以素來性子偏軟,讓我教的膽小也小家子氣,如今都是托薔兒的福,我才……”

話沒說儘,早就哽咽的流下許多眼淚。

賈薔摩挲了下下巴,看著李紈道:“這些話,大嬸嬸都不必說了。蘭哥兒是我賈家子弟,我這個當族長的,能拉扯一把就不會袖手旁觀,更何況,他原是可造之材。大嬸嬸請我過去,是為了再教教蘭哥兒?”

李紈用素色帕子擦了擦眼淚後,忙道:“不是不是,先前吃飯時薔兒沒回來,我就讓素雲預備了一桌飯菜,想等著薔兒回來了,請他一回,好好謝謝他。今兒就先不請老太太、姨媽和太太了,等蘭兒回學裡前,我必再請大家一請。”

她說的楚楚可憐,眾人憐她寡婦失業的,還能說甚麼?

獨鳳姐兒不願氣氛太過傷感,高聲笑道:“哎喲喲!虧你是個大嫂子呢!請東道竟隻請薔兒一個,也虧你怎麼說得出口!一個東道能用幾個錢,你就不管我們了,便是多請一回又能如何?真論起家底兒來,咱們這些誰能和你比?老太太、太太罷了,原是老封君。

你一個月十兩銀子的月錢比我們多兩倍銀子,老太太、太太還說你寡婦失業的,可憐,不夠用,又有個小子,足的又添了十兩,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給你園子地,個人取租子。年終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兒。你娘兒倆,主子奴才共總沒十個人,吃的穿的仍舊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來,也有四五百兩銀子。就拿出二百兩銀子來,狠狠請咱們一個東道,又如何?”

一番話說的李紈麵紅耳赤,氣笑道:“你們聽聽,我都說了等蘭兒回學裡時再請大家一請,今兒單請薔兒,她就瘋了!說了兩車的無賴泥腿市俗專會打細算盤分斤撥兩的話出來。這東西虧她托生在詩書大宦名門之家做小姐,出了嫁又是這樣的人家,可她還是這麼著,若是生在貧寒小戶人家,作個小子,還不知怎麼下作貧嘴惡舌的呢!”

眾人一通好笑,賈母笑罷“教訓”道:“不許欺負你大嫂子,她原是老實人!”

鳳姐兒忙伏輸,道:“好好好!老太太都說了大嫂子是老實人,那她必是老實人了!好嫂子,你快請了薔兒去吃東道罷!我們先去東府吃瓜,回頭再問他,你請了他甚麼好吃的。”

若非賈母等長輩在,私下裡她真想問一句可有餃子沒有!

賈薔對黛玉道:“那今晚,你和姑姑們一道去四姑姑院子裡睡?”

黛玉抿嘴笑道:“好啊!正好一起議一議,日後搬進園子裡該怎麼住。”

提起此事,探春、湘雲等人又激動起來。

迎春、惜春也都笑嘻嘻。

隻有寶釵淺淺看了賈薔一眼後,含笑不語。

淡極始知花更豔……

字字落心頭!

……

李紈院。

中堂,房門大開著。

一張並不大的楠木圓桌邊,坐著賈薔、李紈和賈蘭三人。

桌麵上是一席飯菜,雖都是不大的青白瓷盤具,卻也擺了滿滿當當一桌子,四涼八熱六葷六素的菜。

賈薔也是餓了大半天了,並不客氣,連添了五回飯都不夠,隻讓素雲將飯盆端來,放在身邊,這才又甩開膀子吃。

李紈是請客的,看到客人吃的這樣好,自然高興不已。

便是賈蘭,素來老成的像個大人,這會兒看賈薔這樣能吃,也不由咧嘴笑了起來,倒是露出幾分童趣。

丫鬟素雲更是掩口輕笑,被李紈瞪了眼後,方老實下來。

一口氣吃了大半盆米飯後,賈薔方收了神通……

最新小说: 轟動全球後祖宗攤牌了 食探之孟家小廚娘 一人之下之王也入世 我真不是高人啊 重生從高考開始 假麵騎士世界的攝影師 神秀大聖 暴躁女主在線撒歡 我家精靈真是太可愛了 這一手卡牌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