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1 / 1)

修仙者來說最艱苦的時候並非是與敵人搏鬥的時候,而是他們在獨自閉關修煉的時候,閉關一天兩天還可以忍受,一星期就會讓大部分修仙者心煩氣躁,畢竟在一個全封閉的空間裡呆上那麼長的時間任誰都會反感,若是再遇到修煉瓶頸就更讓人心煩了,說不定還會因此一蹶不振下去,在修為方麵止步於當前境界,往往那些經的住寂寞的修仙者都會在修煉上有所成就。

在閉關修煉方麵一直存在兩極分化的現象,有天賦的或者修為高者往往閉關數年都不會感到不適,對於他們來說修煉就像是休息,隻要不受人打擾他們便可長久的閉關下去。

還有一些人,在一些小地方可以稱得上天才,因為時常被人稱讚而心高氣傲,前期修煉還不會顯露出太大的問題,等境界再高些後便會遇到大大小小的瓶頸,這些人通常會為了彰顯自己的天賦而儘早出關,長此以往就導致境界上的瓶頸越來越難突破。

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天界大家族或者大勢力的子弟實力穩定增長,而一些小地方的平均修煉境界都會越來越低,一種類似“貧富差距”的關係漸漸在人群中產生,時間久了人們就開始懷疑當今天庭的管理和分配,認為天庭偏袒大家族而忽視小國家的人們,甚至有些小地方都已經不再信仰玉皇大帝,反而膜拜起當地的最強者。

各種各樣的小勢力、小國家不斷在天界各處產生。

而此時正在南林禁區的某一處地穴修煉的段浪則並不清楚外界的風雲變動。

時間轉眼便過去了一個月,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段浪白天凝聚意識體,晚上吸收晶石裡的真元,雖然每天隻用了一半的時間修煉,但因為藍晶的加持,讓他在這短短的一個月裡將境界從築基境第六層初期提升到了第七層的中期,這在外人看來幾乎是天方夜譚,但如此成就都是地階功法往生書和藍色晶石的共同作用下完成的,這樣想來段浪能在一個月裡跨越一個小層次也不是那麼的不可思議,而且因為“金縷水”中所蘊含的金屬性,讓他神紋中的金屬性增長了不少。

今日清晨,段浪終於結束了一夜的修煉。

“這晶石果然是好東西,若是按照我之前的修煉速度想要修煉到築基境第七層起碼還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沒想到在這裡一個月就修煉到了第七層的中期。”段浪感歎道,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當初身上的傷早就痊愈,而且因為境界有所突破,段浪的皮膚和外貌都變得變好了不少,本就眉清目秀的少年此時更透露出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再加上他在劍道上的領悟,讓年僅十歲的段浪擁有如神鷹般鋒利的眼神。

“若是你不需要騰出時間來凝聚意識體,你能有更大的進步。”穆紅回應道,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無時無刻不在留意著周圍的情況,幸運的是並沒有是麼意外發生,除了偶爾指點一下段浪的修煉外幾乎沒有彆的事情要做。

段浪閉上了眼睛,往生書的運行之法暗暗調動,不多時就有一層深藍色的光輝從他的皮膚中透露出來,漸漸的那光輝與段浪發生分離,這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當分離結束的時候段浪身邊就站著一個渾身散發著藍色光輝的意識體。

“這麼長時間的努力最終沒有白費,我終於凝聚出來完整體的意識體!”段浪雖然很想站起來仔細觀察一下意識體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但怎奈此地的壓力太大,雖然他進階到了築基境第七層,但依舊抵抗不了沉重的壓力。

“為什麼意識體可以站著?難道他不會受到壓力的影響嗎?”段浪不解的說道。

“它當然不會,其實意識體隻不過是一種特殊的法陣,它的實質隻是真元而已,而能量當然不會受到壓力的影響了,”穆紅解釋道,“意識體說白了就是用真元刻畫出施術者的外貌,但隻要你的境界夠高,便可控製它做一些簡單的動作,甚至可以施展一些低階鬥技。”

“這麼神奇嗎。那我現在我能讓它做什麼?”段浪說道。

“你還是自己試試吧,但我估計以你現在的境界,是不可能控製它做出什麼太複雜的動作的,但我覺得你可以試試讓它來使用劍道的力量。”

段浪一聽便瞪大了眼睛,驚訝道:“難道靠它還能發揮出劍道的力量嗎?若是行得通的話,那我豈不是可以在千裡之外控製它殺人於無形嗎?!”

“理論上是行的通的。”穆紅認同了段浪的觀點,但他還是不忘潑了段浪一盆冷水,“但是你是不可能的了。”

“為什麼?你可彆跟我開玩笑啊。”段浪逼問道。

“你可彆忘了,你現在修煉的功法往生書並非全本,所以沒有辦法控製意識體離開你太遠,我覺得你現在頂多控製它走出一百米,若是超出了這個範圍意識體應該就不再受你的控製了。”

“而且你的想法太幼稚了,你若是能將劍道領悟到大成,千裡取人頭根本就不需要那麼麻煩,隻要你領悟的足夠深,也許隻需要你的一個念想便可滅殺萬裡外的一整個城池!”穆紅一本正經的說道,“想我當年就擁有這般威力,可怎奈天妒英才啊……”

“是是是,那可真是太遺憾了。”段浪一邊應付著穆紅一邊試著控製意識體經行一些簡單的活動,因為此時董遇之還在修煉狀態,所以段浪並沒有嘗試用意識體催發劍道,萬一失手影響到了他那就不好了。

穆紅還在段浪的腦海中不斷地講述著自己生前的英勇事跡,想什麼勇鬥天界四大將軍、獨擋天河數十萬天兵之類的事情這一個月裡他已經說了數十遍了,每日段浪在凝聚意識體的時候穆紅都會在在一旁滔滔不竭的說著,起初段浪還會偶爾回應他兩句,但到後來段浪乾脆就在一旁不出聲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倒並不是因為穆紅講的故事毫無亮點,隻是他每天講來講去都是那兩件事情,根本沒有新的,現在害得段浪隻要一閉上眼睛,大腦中就不斷回放穆紅的聲音。

“咦,你醒了啊,怎麼樣身上的傷痊愈了沒有?”本來正在操縱著意識體四下行走的段浪突然看到董遇之睜開了眼睛,

最新小说: 大家都不讓我低調 我的女友是二貨 造化星君 宿主她專注種田 大仙農 折騰的螞蟻 我家都是工業人 武俠之鎮世神捕 超品修仙小農民 聽說影帝暗戀我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