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靠科技種田興家 > 第十一章 惡毒的詛咒

第十一章 惡毒的詛咒(1 / 1)

推荐阅读:

法克瞪大眼睛:“你這個女人羞辱我,怎麼可以這樣,你竟然敢羞辱我法克家族。”

這問題都升級了,問題是怕嗎?都沒聽說過呢。哼

羅蘭過去再次戳了他兩下:“安靜,走可以,先把我家的損失算一算,富有的法克先生,請問,你是按照建房的價格賠償金幣,還是要幫著我家把房子建好。當然了,建房期間,我家人受到的損失你要負責。”

羅蘭一板一的同法克那邊估算自家損失,以及造成的後果。這個矮人說話太囂張,讓人無法忍受。

雖然看不出來法克的臉色是什麼樣的,可絕對是變臉了,一張嘴吐出來的話,那就更沒法聽了:“你這個尖酸刻薄的惡毒女人,你怎麼可以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你這是打劫,你這就是打劫”

羅蘭黑臉,尖酸刻薄她也就認了,她哪裡‘惡毒’了:“無理嗎,比你夜闖閨房,當強盜還要無理嗎。”說著小棍子就在矮人的鼻子上敲了兩下。

把法克疼的都掉眼淚了。嘴巴張著好半天沒能出聲。

羅蘭看到一點沒心疼,就一個感覺,哦,雖然看著不是人,可生理機能還是差不多的,疼了也掉眼淚。

羅賓在邊上愣是沒能插上話呢。話說閨女雖然不是尖酸刻薄的惡毒女人,可真的稱得上剽悍了呢。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呢。手裡的小棍子揮舞的可真是威風呢。

金芳也插不上嘴,不過姑娘不在如原來一般柔弱還是安慰的:“就讓羅蘭去處理這個問題吧,將來她要自己出去學習,總要麵對這些的,總比什麼都不懂讓彆人欺負的好。”

親媽看著閨女那都是帶著十層濾鏡加美顏的,欺負人,剽悍什麼的都沒看到,就覺得孩子大了,懂事了。

羅賓對於這話也是認可的,所以抓著法克的手,始終沒有撒開,隻是幫著閨女做輔助,不讓這個法克跑過去嚇住了閨女。

對於閨女看到法克始終用棍子捅來捅去的交流嗎,顯然對於法克的怪模樣,不太適應呢。孩子膽小。

羅斌甚至檢討了一番,都怪他們生活的地方太偏僻了。根本沒有同外人接觸過,弄得閨女有點沒見識呢。

羅賓那邊檢討自己的時候,羅蘭這邊同小氣的法克還沒有達成協議呢。

羅蘭不知道這裡有沒有製裁這種私闖民宅惡人的機構,不想在法克麵前露怯,所以同羅賓說道:“先把他綁起來,放到雞舍裡麵去。不做任何賠償那絕對是不可以的。”

對這個羅蘭那是相當堅持的,她一天的勞動成果,就這麼摧毀了呢。而且這個矮人的出現,又刷了一次三觀,帶來了恐慌,讓她對這個世界加深了認識。

矮人法克急了:“你,你,你個惡毒的,算計的,小氣的女人,你竟然要把我圈到雞舍。我詛咒你,我詛咒你。”

羅蘭諷刺回去:“繼續詛咒我嫁不出去吧,你這樣不負責任的求親者以後都不要有,謝謝大方,富有,善良的法克先生。”

還對著法克:“多詛咒幾遍。謝謝。”

羅斌金芳對這個不讚同的,不過閨女說了,他們也勉強認了,那就找更好的人嫁閨女好了。不過是有點難度,他們家附近怕是很難找到合適的對象呢。

法克扭頭就看到羅賓竟然聽這個惡毒女人的,立刻就再次變臉了:“不,不,那就談談賠償的問題,我不認為我挖倒了你們的屋子,明明是那個女人自己的咒語,把房子給推到的。嚴格說起來,我還是受害者呢,我都是被屋子埋在裡麵了呢。”

說的其實挺有道理的,至少羅賓就認同這話的。

可惜羅蘭不認可這個問題:“要不是你不經過準許突然傳入,我能念咒語嗎,四舍五入怎麼就不是你該負這個責任。”

四舍五入法克那是不懂的,著急的瞪眼對著羅蘭繼續叫囂:“你這刻薄的女人還不講道理。”

羅蘭:“那就講講道理,你來我家範圍之內,提前打過招呼嗎,你夜闖彆人居所,有誰說過這是正當的嗎,挨打不活該嗎?造成的損失,不應該賠付嗎。”

金芳似乎被閨女說服了,不自覺地跟著點頭:“有道理。這一切都是法克先生造成的。”

矮人法克從來不知道可以這樣叫狡辯,比自己罵人可囂張多了:“可房子還是你自己推倒的呀。”

羅蘭對著法克質問:“我為什麼要推到我家的房子?”

法克艱難的回答:“因為我的到來,讓你嚇到了。”

羅蘭一拍巴掌:“那就對了,不是你負責還能是誰負責。”

法克都跟著點點頭也有道理,不過帳肯定不是這麼算的。被這個女人給繞暈了呢。

然後羅蘭就給出來了一個賬單,修建這個屋子,昨天用了多少個金幣,羅蘭還是清楚地,順便,羅蘭把石料的費用,木料的費用,還有他們一家三口的工錢,包括金芳給工匠的雞蛋麵包錢都算上了。

而且當場詢問的金芳,那些吃食的造價。

不過金芳太過樸實了,臉色通紅的報了一個金幣而已。讓羅蘭多看了好幾眼呢。自家人可真是太善良了。

一所房子竟然是羅蘭自己報價的石料最貴呢,加起來也就是二十個金幣。

法克聽著臉色都黑了,二十個金幣,這莊子裡麵的東西都加起來也不夠二十個金幣,遇到比他還刻薄,小氣,無賴的人了:“你這是搶劫,你這是訛詐。我法克什麼人沒見識過,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訛詐。”

羅蘭:“見多識廣的法克先生,你覺得不合理,可以改成,幫我們建房,花多少費用,你自己出,合理吧。不過你建房期間,我們一家沒有地方休息,造成的損失你要賠付。”

這個可真是有點不說理了呢,羅賓反正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臉色紅紅的,那麼高壯的漢子,一直低頭一句話不說。

法克真的見多識廣,掃一眼就知道羅斌性子厚道了。瞪了一眼羅蘭,不搭理她了。

而是扯著嗓子對著羅賓咆哮:“羅賓你就這樣縱容你家女人的嗎,你是不是男人了,你們武士可從來沒有你這樣的懦夫。你們這是搶劫,這是訛詐。”

最新小说: 我在末世當司機 英雄聯盟由我拯救 醫妃發家史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真人不露相 衍道修真 我的劇本是配角 木葉之取死之道 從歌手開始成名 開局被奪神體的我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