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二大爺(1 / 1)

推荐阅读:

爹死娘嫁人,這個家頃刻間就剩下羅蘭一個人了,至親皆以離去。

羅蘭的二大爺頂著一張苦大仇深的臉,當著家裡親友、鄰居的麵賣慘.

最終的目的就是要霸占羅蘭家裡新蓋的二層小樓。

身邊一群熱情鄉鄰圍著羅蘭勸說:“蘭丫頭你有本事,在大城市有工作,將來會找個城市的男人嫁了,不差咱們鄉下這處房子,就把房子給你堂哥娶媳婦用吧。何況你家這宅基地本來就是同你二大爺兩家連在一塊的。”

還有好心人邊上跟著忽悠:“你家裡已經這樣了,同你二大爺相處好了,好歹以後還有個娘家人呢。”

七嘴八舌的,大致意思就說,反正你也不差這個,就把家業給了人吧。以後回娘家還能有個家人呢。

這要是二大爺家也因為房子生分了,以後回家連個投奔的人都沒有呢。

羅蘭心裡悲憤,說那麼多,不就是欺負她孤身一人嗎?這樣霸占家產的娘家人,真不如沒有呀。

悲憤的羅蘭,一句“我有本事我就該死呀”還沒說出來呢,一個傳說中2.8級,沒有多少震感的地震‘轟’的一聲,她家二層小樓塌了。

驚異過後,羅蘭先是‘大悲’家就這麼沒了,實在是太兒戲了,開玩笑嘛。

然後一陣‘大喜’,這房子塌的簡直不要太好,羅蘭都想仰天長笑。

我叫你們霸占彆人家財,這下好了,都沒了,誰也彆想占便宜了。

從來沒有如此感謝過爹媽的不負責任,不靠譜,連蓋房子都能這麼奇葩,讓人用豆腐渣工程糊弄。羅蘭詭異的笑了。

糊弄的太好了。再也不用為了二層小樓歸屬糟心了。我讓你惦記我家房子。嗬嗬。

讓彆人占便宜,不是羅蘭的性格。掃一眼苦大仇深的二大爺。羅蘭有點興奮。

可鄉下這地方,講究人情,羅蘭不在家,家裡的小樓鄉親們自動劃在二大爺名下。

這事在鄉下說不出去理,塌了那是最好的,大家誰也彆惦記。

扭頭羅蘭瞧見二大爺那張‘臉’比她的表情可精彩多了,二大爺那一臉心疼,看的羅蘭那個痛快呀。

這會看你一臉滄桑還哭給誰看。賣慘呀!算計呀!一張鞋拔子臉了楞學白蓮花,沒那效果不是!

瞬間就覺得心情明媚了不少,塌的好,塌的妙,塌的呱呱叫。

羅蘭的父母日子過得一直不好,感情也不好,羅蘭從小到大,家裡都鬨騰騰,固然是因為父母兩人都有責任,可中間要是沒有二大爺一家的挑撥,也不至於到現在這樣。

羅蘭對二大爺這人那真是忌諱到心底了。奈何自家父母心思淺,耳朵軟,每次都上當。每次都被人挑撥的家宅不寧。

每每看到父母又因為二大爺挑撥的跟爺奶生氣,或者兩口子生氣,羅蘭都要咬牙切齒的嘴裡念叨兩句‘二大爺的’。這是心結。

羅蘭才回神,就看到剛才還一臉死爹模樣的二大爺,突然來精神了,臉上褶子都繃緊了,手腳麻利的拉她一把,然後,羅蘭的後腦勺就被什麼東西給砸了一下。

羅蘭暈過去的時候弄明白了一件事,他二大爺拉她擋災了。

這可真是‘親二大爺’高興的太早了,應該離這個人遠一點的。就知道這是朵老白菜板子,不是好東西。

那石頭奔著二大爺的麵門去的,結果他二大爺拉著她用腦袋擋了一下。而且被圍著她的很多鄉鄰親眼看到了。

安慰的是,這下子二大爺的人設崩了,以後在沒法用那張仁厚,滄桑的臉騙同情了。

遺憾的是她死了,小樓雖然塌了,剩下那塊宅基地還得是堂哥的,誰讓她家獨生女呢。

她那嫁人的媽媽要是有這個心,也不會把閨女一個人扔下麵對糟心的親戚,自己去逍遙。

總得算起來,還是自己虧得多。還是虧在這麼一家子身上了,心有不甘呀。

從小到大爸媽的悲劇,她的悲劇,不說都是這位二大爺譜寫的,可都有他這位二大爺的影子呢。結仇了呀。

羅蘭閉上眼的時候,心裡暗罵,這操蛋的人生,二大爺的。

羅蘭在睜開眼的時候,才有點意識,就把心裡憋了這麼多年沒罵出來的那句‘二大爺’給念叨出來來了,人都要死了,不罵出來,她憋屈的慌。

還講究什麼修養呀,人太虛弱了,聲音殘破不堪,細弱蚊蟲:“二大爺的。”

話音落地轟隆一聲羅蘭就被落下的屋頂險些再次活埋了。

清醒那麼一瞬間的意識,羅蘭心說,咋地,二大爺伴隨了小半生就算了,死了還要地震隨時陪著不成。這人生還能在操蛋點不?

被人挖出來,灌了一頓水之後,羅蘭茫然的望著廢墟,什麼時候世界上的道德規範這麼神奇了,罵人都有天罰了。

道德譴責實質化了,‘二大爺’都不能隨便說了?這人生好像更操蛋了,吐槽都有代價。

羅蘭蠕動嘴唇想要喝水,方才的廢墟都是塵土,嗓子嗆得慌,動一動就撕扯的厲害,還沒發出來聲音呢,立刻嘴巴就讓人給捂上了。

入眼的是個魁梧大漢,不一般的魁梧,料子看著還成,就是衣服很殘破,露胳膊露腿的那種豪邁扮相。發色羅蘭說不好,這年頭早就不用發色劃分種族了不是。誰知道先天的還是後染的。

隻看裝扮,讓人懷疑,朗朗乾坤,怎麼落到這般境地的。

而且這要是穿到大街上,不是被認為時尚前沿,那就要被抓走,被人告有傷風化的呢。

羅蘭打眼就確定了,不認識這人,還有呀,什麼情況,綁架她一個快死的人,這人怕是要虧。

還是二大爺人設崩了,就想出來這麼個損招呀,把她賣了?應該不至於呀,這年頭這樣的事情不準許呀。

就聽魁梧大漢說道:“閨女,彆再念咒語了,咱們家的屋頂都已經被你昏迷的時候念坍塌好幾處了,在念家裡雞舍的頂子都保不住了。”

神奇的是,嘰裡咕嚕的話,羅蘭聽著一點沒障礙,懂了。

不過跟二大爺,之類的語言發音一點不一樣的。眨眨眼,腦子裡麵都是空的。啥情況呀?遇上事了呢?

最新小说: 我在末世當司機 英雄聯盟由我拯救 醫妃發家史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真人不露相 衍道修真 我的劇本是配角 木葉之取死之道 從歌手開始成名 開局被奪神體的我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