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綜合其他 > 冷香盈袖 > 第一百零四章 塵埃初定(下)

第一百零四章 塵埃初定(下)(1 / 1)

“真是對不住了,小姐,這兒連水也不能給您倒一杯……都是奴婢疏忽了……”彩雲一緊張起來就要搓手,低著頭,臉紅得像熟透的蝦子,小聲向沈淵賠著不是。

沈淵收回手,出聲止住了她的窘迫:“以後你也是冷香閣的姑娘了,不用再自稱奴婢。我會吩咐人,給你換好一些的家什器具。這幾日,你無事就待在自己屋裡,不許亂跑、亂見人,每天早起去我房間聽吩咐。”挑了簡短要緊的話安排好,沈淵起身準備走,她眼睛酸澀得難受,頭也發暈,怕是傷風厲害了。

“還有,”她的腳步頓在門前,“記著,和彆人說話的時候,彆再搓你那雙手,難看得很。”

“是。”彩雲弓著身子應下,一直送著沈淵到了門外,得了話才退回來,關了門脫鞋上床,抱著膝蓋不知前路幾何。

回了房,緋雲和緋月都沒在,沈淵撂下手爐,頭暈得不行,拎起保溫暖箱裡的小水壺,倒了滿滿一杯熱水,一點點吹著喝了小半杯。緋雲聽見這邊門響,放下手裡活計趕緊過來,服侍著她摘了珠花,換了軟鞋,換了衣裳上床躺著。

沈淵不要蓋被子捂出一身熱,讓緋雲抱了條薄毯來,蓋在身上,歪靠著床頭軟枕沒精打采,腹誹自己昨天怎麼就腦子不靈光,把鬥篷給了觀鶯,就是不肯先穿上新的再和她說話,平白凍了小半夜,要是再燒起來,可不是要受大罪了。

當時怎麼想的來著……沈淵閉著眼,腦海中著當時的情形。

當時她出了門,到廚房叫緋雲回去找衣服,叫那個婆子燒水裝食盒,給觀鶯送飯擦身換衣服,又灌了湯婆子塞著。收拾好了觀鶯還沒醒,她沒忍住,過去摸了摸觀鶯的手,冰涼涼的,比她這個體寒的人還涼。她想起來之前觀鶯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她的鬥篷。她忽然動起手來,解了鬥篷蓋在觀鶯身上,叫婆子搬個凳子來,自己留在小屋裡等。

緋雲本來想勸阻,可是沈淵麵色陰沉,隻抬手示意緋雲彆插嘴。緋雲說回去再拿一件來,沈淵像是沒聽到,顧自吩咐婆子搬個凳子,讓她們倆都出去,不許擅自進來……

“姑娘,姑娘?”緋雲的聲音摻著辛辣的甜味飄過來。沈淵也不知道是想得出了神,還是頭暈迷糊了,竟沒發現緋雲已經去而複返一趟,端回一大碗濃濃的薑湯:“姑娘快喝了再睡,等睡醒了,奴婢叫人去請大夫。”

“不用了,我睡一會就好。”沈淵慢慢喝完了薑湯,額頭浸出一層薄汗。緋雲拿帕子幫她擦了,又要找醋來熏,又想起來用巾子熱敷,都被她否決了,說先去給閣主回話,彩雲願意做花牌,她會親自調教。

打發走了緋雲,沈淵摸摸頭上的雙螺髻,的確梳得夠高,不影響歇息。她抱著毯子側躺著,迷迷糊糊地思考如何調教。冷香花魁素來不是長性人,又一向懶得多管閒事,如今給自己攬了個活,再頭痛,也不得不仔細考量著做完。

已經十七歲了,能學何種技藝?做個普通花牌也不需要什麼琴棋書畫,無非就是舞蹈、歌唱,再好點的會些琴藝、懂些茶藝,最好還是通一些詩書,不要張嘴就惹人笑話……

沈淵想起來一條,當初觀鶯出頭靠的是月琴,在那之前她除了美貌,沒有什麼出挑之處。聽閣主說,觀鶯是和那個串通好的琴師學的,得空就抱著琴悶頭苦練,不過短短數月,琴技就突飛猛進乃至妙極。

如此也可見,這人若被逼到了一定份兒上,什麼苦頭都吃得的。彩雲之與觀鶯必然有怨懟,卻可為求庇護隱忍不發,如此性情,亦正合了沈淵的心意。她難免想起秋筱,剛進來時百般不肯、千般不願,仍向一衣一食低了頭。

秋筱?從前盛秋筱初初開場,不正是一舞名動陌京?沈淵忽然一激靈,惹得緋雲差點倒灑了醋。

“姑娘……是這味兒太大了麼?”

緋雲局促地捧著個醋瓶。沈淵陷入沉思的時候,她當真去拿了濃濃的老陳醋來,倒在銅盆裡熏,滿屋子登時一股嗆人的味道。

“快快、快撤了……咳……”沈淵被嗆得不行,立刻揮著手讓緋雲趕快處理乾淨,開窗通風,自己扯了厚被子嚴嚴實實地捂上。

緋雲忙依言端走醋盆,敞開兩扇窗戶,又打著扇子跪在在床邊不斷地驅趕著醋味,急得臉通紅,連聲道自己錯了。沈淵不想吸進這味道,拿被子捂著口鼻含糊不清地道了陣下不為例。

過了好一陣子味道才散乾淨,沈淵攆著緋雲去把醋盆倒了,人就直接留在廚房,親自給她做現擀的片兒川當作認錯,不許軟塌塌、一煮就爛了,肉片兒要足夠鮮,雪菜要炒出香味,還要放足足的冬筍,那筍片兒更務必要切得薄如紙。

這麼瑣碎下來,怎麼也得耗上小半時辰……沈淵的思緒又偏了,而且偏得極為厲害。剛剛緋雲還見縫插針回了話,說閣主夫人稱知道了,已經交代了下麵的人歸整,餘下一切都由小姐做主。

都由她做主,那就索性讓彩雲留在後院,繼續做個粗使丫頭,也省得自己勞神費心——沈淵被醋熏得腦仁疼,像有根針在後腦一下一下地戳,人也開始胡思亂想起來。她覺得,一定是早上跑出去吹了風,才平白引來這陣甩不掉的細碎折騰。

真好,她才剛剛有了點頭緒就被醋味熏跑了,現在需要努力找回來。絮絮交代了那麼多,隻想讓緋雲在外麵多待一會。

也還好,鬨騰了這一下,沈淵倒是不那麼頭暈了。關了窗,屋子裡又溫暖回來,她趕緊丟開厚被子,用手扇著風,飛快地回想了一遍。

似乎是想到了盛秋筱,想到七夕夜一舞驚豔。彼時花魁在月下花前,陪著姓離的公子對酌,卻也聽得風聲,曉得前頭的好光景。聽聞,那舞姿是極美的,驚鴻一現,恍若天人,四座爭纏頭,群芳無顏色。

最新小说: 混跡海賊世界的白熊 完美扮演法 閃光吧,冰球少年 神君大人帶帶我 穿過時光去找你呀 小美人魚穿成一胎二寶的姐姐 萬界穹頂 惡龍幼崽三歲半 穿成爽文女配後我爆紅了 大佬都來找我報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