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舊日之籙 > 第22章 我最討厭的就是銀子

第22章 我最討厭的就是銀子(1 / 1)

看到楚齊光不收銀子,王承望本還想再勸,卻見楚齊光看著王管家說道:“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要和你家老爺密談。”

王承望朝著管家點了點頭,於是管家無奈退去,在場隻剩下了他們三人。

王才良首先開口說道:“爹,我這病……”

當下王才良這才將自己的病還沒全好,仍舊需要周二狗治療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剛剛他隻是和周二狗約定出來做個樣子,以安定人心。

王承望聽完了點點頭:“你做得對。”

於是王承望又問起了接下來怎麼治病。

楚齊光說道:“以後由我登門為王公子治病,隻是我最近還忙著那糧稅的事情……”

王承望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大手一揮,立刻說道:“糧稅的事情我已問過管家,都是那賬房先生記錯了賬,其實根本輪不到周賢侄你家來還。”

他一臉生氣地說道:“這事我明明早就讓王忠(王管家)那廝去辦了,怎麼他沒去嗎?定是這廝又偷奸耍滑了,我一會就讓他去把事辦妥了。”

楚齊光又說道:“我平日裡還要打理家中農事……”

王承望心中這下也明白了,對方剛剛恐怕不是不收銀子,而是嫌這銀子不夠啊。

王承望想了想說道:“我正好想要多種點地,不如賢侄將家裡的地租給我,五畝地……我便不論豐年欠年,都按每年五兩銀子來算。隻要有我一日,這田租便萬不會斷。”

楚齊光為難道:“就這?”

王承望忍耐著怒氣說道:“五兩銀子可是遠遠高過市價了。”

楚齊光歎了口氣:“王大官人你有所不知,不是我不想租給你,主要是我妹妹喜歡種地。”

王承望呆了呆。

楚齊光接著說道:“因為我家世代都是耕讀傳家,要求代代子孫都必須下田農耕,我妹妹一天不翻個土、擔個肥的……那就渾身難受啊。”

“而且祖宗之法傳下來,我現在如果將地租了出去,唯恐母親說我不孝啊。”

王承望聽了差點忍不住罵了出來,但誰叫他有求於人呢,對方又將‘孝’字都搬了出來,大漢朝以孝治天下,事關道德、倫理,不孝可是大罪。

看到王承望不說話了,楚齊光立刻生氣道:“王大官人!莫不是以為我在向你討要銀子?”

‘你不是嗎?’王承望眨了眨眼睛,心中暗道自己剛剛難道誤解了對方?對方真是個不愛金銀、孝感天地的俠義之士?那可真是太好了……

另一邊的楚齊光轉身便要離開:“我一心隻想要救治王公子,王大官人怎可用金銀來辱我?”

一旁的王才良嚇了一跳,他可就指著周二狗給他治病了,立刻衝了上去攔下了作勢欲走的周二狗。

王才良:“周兄!我父親就是個滿身銅臭的俗人,你彆和他一般見識。”

王承望跟著點頭:“對對對,我就是個俗人,不提銀子,我接下來都不提銀子了。”

王才良伸手想將楚齊光拉回來,發現輕輕一拉,對方就已經回了原位。

楚齊光接著說道:“王老爺莫要再和我提銀子的事情,我救人從來不是為了銀子,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銀子。”

王承望連連點頭稱好,能夠不要銀子,他當然是雙手讚成。

楚齊光接著說道:“我以後還是來府上為王公子治病。不過他體內餘毒未清,還需要再煉製些丹藥來配合。”

王承望:“需要什麼藥材?我立刻差人去縣城買來。”

楚齊光搖了搖頭:“治療犬鬼之毒所需的藥材,普通藥鋪是買不到的。不過還好其中的仙豆、血菩提、七星海棠等大部分藥材我都有所準備,唯有一味腦白金手上現在沒有。”

王承望父子愣愣地聽著這一串藥名,卻是一個都沒聽說過,最後問道:“這腦白金是何物?又如何到何處去尋?”

楚齊光:“這腦白金乃是風水吉穴之中的石鐘乳曆經萬載時光後,一點一滴地彙聚地底靈液精華而成。你們也當知道如此天地奇珍,必然掌握在一些大勢力的手中。”

“對於這種事懂得都懂,你們如果不懂我也不多解釋,畢竟知道太多也沒有好處。你們也彆來問我具體情況,這其中利益牽扯太大,當不知道就行了。其餘的我隻能說這裡麵水很深,牽扯到很多東西,大部分情報已經被封鎖,詳細情況你們自己是很難了解清楚,所以我隻能說懂得都懂。”

聽著楚齊光的一番話,王承望父子倆隻覺得高深莫測,心中對對方師尊的身份產生了各種猜測。

楚齊光接著說道:“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憑我師尊的麵子,這東西也能花銀子買到。”

王才良停了鬆一口氣,連忙問道:“要多少銀子?”

楚齊光說道:“要治好你身上的餘毒,大概需要三百兩銀子的腦白金。”

王承望吃了一驚:“要這麼多銀子?”

要知道他們王家一年也就賺個上千兩銀子,再除去老爺婦人、少爺小姐的種種開銷,還有丫鬟小廝的衣食住行,還有各色打賞,縣裡內內外外的打點,一年下來也就剩個100、200兩。

楚齊光說道:“這已經很便宜了。如果不是有師尊的麵子,再多銀子也彆想買到。雖然我為你們治病不要銀子,但這藥錢還是得你們自己出的。”

王才良:“這是自然。”

王才良自然是完全同意,但牽涉到三百兩銀子,他父親王承望卻是沒有說話。

楚齊光看一眼就知道這老地主是心疼銀子了,對方是標準的封建時代地主,摳搜得連二狗家那幾兩銀子也要盤剝,三百兩銀子肯定會讓對方感覺到非常肉疼。

於是楚齊光看向了王才良說道:“犬鬼的餘毒不清,隨時都有惡化的可能,你們準備好銀子就快點送到我這裡來。千萬彆拖延時間,錯過了最佳治療的日期,到時候人就廢了。”

“爹!”王才良看向父親催促道:“您還在猶豫個什麼?我可是我們家獨苗啊!您可就我這一個兒子,我要死了你可就絕後了!”

最新小说: 閃光吧,冰球少年 神君大人帶帶我 穿過時光去找你呀 小美人魚穿成一胎二寶的姐姐 萬界穹頂 惡龍幼崽三歲半 穿成爽文女配後我爆紅了 大佬都來找我報仇了 這個蒼生有毛病 極道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