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舊日之籙 > 第6章 祭祀(感謝‘奧蘭奶粉的健康’的盟主打賞)

第6章 祭祀(感謝‘奧蘭奶粉的健康’的盟主打賞)(1 / 1)

另一邊,裡長追上了先走一步的王管家,憤憤說道:“往年裡這周家娘子都是最好說話的,沒想到今年這二狗如此不曉事,我一定好好教訓他,讓他補上欠稅。”

王家莊所有裡長都早已經被王家控製買通,裡長們向縣裡上報每戶的田產人口之前,那都是要經過王家點頭的。至於普通平民?他們連字都不識一個,上報田產戶口的文書當然是由裡長代為填寫。

王管家停了裡長的話,哼了一聲淡淡道:“你打算怎麼做?”

裡長微微一笑道:“收不上稅,他們那周遭一甲十戶都要受到連坐,就算我不動手,他那些鄰裡都要他好受。要是他還不服,就讓張大他們上門去,將他打服就是……”

打服……就是如此簡單的辦法,王管家聽了以後卻是點了點頭,沒有任何意見。

這卻是大漢朝目前許多鄉村的常見情況,本地大戶要對付窮戶根本不用考慮太多,直接打服了就是,當雙方在經濟實力、政治實力和武力上都差距過大,朝廷的管控力量又不足時,一切都是這麼簡單粗暴,甚至都不用勾結縣衙裡的六房書吏施展什麼計謀。

普通平民就算想要進縣裡上告也算是越級,直接會被縣裡駁回,交還由鄉裡的裡老調節,隻有裡老確認無法調節的,才能上告縣衙……這裡老自然也早就是村中鄉紳的人了。

鄉紳豪強、裡長、裡老、胥吏、甚至官員……這些朝廷設置的重重關卡,早已經全都勾結成了一個個利益集團,普通的平民在這一套天羅地網麵前,完全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除了乖乖服軟外或者逃走做流民之外,就隻能上吊了。

裡長又從袖子裡拿出幾塊碎銀,塞向了王管家的懷裡。

王管家瞥了一眼又掂了掂,銀子估摸著有半兩重,可惜成色看上去黃黃的……必是摻了銅,估計值個兩三錢。

不過王管家一年能賺的也就二三十兩銀子,這對他來說已經是筆小財了。

當下他默不作聲地接過銀子,嘴上問道:“又有什麼事兒?”

裡長討好地說道:“聽說管家你和縣衙裡說得上話,能不能安排小的今年去衙門裡當個差?”

看到王管家眉頭皺了起來,他當即又說道:“皂班的差役便行,事成之後另有重謝。”

“皂班?”王管家笑了笑。

縣衙裡的皂班雖然是徭役,但負責衙門裡迎來送往。

隻要朝外麵傳個消息,朝裡麵遞個東西,打官司的時候在原告被告之間賣弄關節、討要好處,打板子的時候控製下打板子的輕重……

可以說隻要會操作會來事,每個月甚至能有一兩銀子的油水,而且比他在王家莊種田、收糧可輕鬆多了,還能在縣衙裡拉上關係。

“你倒是機靈。”王管家說道:“不過這事兒盯得人可多,我也不能給你打包票。”

裡長連忙說道:“在下省得,如是不成也絕不敢錯怪管家……”

……

另一邊,楚齊光感受著心中的舒暢,卻是搖了搖頭,知道自己拿這心理疾病沒什麼辦法,他還是思考起了自己如今的處境。

思考的同時,他感覺自己這次癮症過去了以後,似乎頭腦都更加清晰了一些,各種想法紛至遝來,能夠更加高速地思索如今的形式。

就好像是彌補了自己這癮頭之後,腦子變聰明了。

不過楚齊光心中有事,隻以為這是一種心理上的錯覺,並沒有放在心上。

‘我今天隻不過暫時趕走了他們,報複恐怕很快就會來了。’

‘鄉裡什麼事情大都是百姓鄉紳私下裡解決。小到鬨了強盜,十裡八鄉自結義勇捉拿,大到修橋、興學之類的公共設施,都可以由鄉紳們一同捐款修築。’

楚齊光心中感歎道:‘鄉裡的鄉紳豪族,還有縣裡的道觀、鄉宦,他們才是青陽縣真正的統治者。普通知縣絕不敢輕易做出追繳過往欠稅這種動作,這件事情恐怕不簡單。

王家還妄圖借這個機會來吞並田地,到底是有所仰仗,還是貪婪成性以至於糊塗了?’

鬨事之前,楚齊光對於整個王家莊的局勢早已經是洞若觀火。這種封建王朝裡麵的套路,他過去學史時看得太多。

比如王家把糧稅分撒在二狗等其他戶頭上的手段,有個名頭就叫做灑派錢糧。

‘還有我們往年裡賣給王家的田,恐怕仍記在我們自己戶上,讓賣田的仍要負擔舊田的賦稅,富戶的戶上卻不記這些新田,所謂全不過割……’

楚齊光看這些土豪劣紳玩弄的手段就如掌上觀紋,對方能動用的手段他基本都能猜出個七七八八。

‘王家的手段太糙了,如果換做是我,起碼有十幾個辦法將王家莊打造成鐵桶一片,知縣都彆想輕易插進手來。’

楚齊光想著自己要是能穿越個地主開局,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慘了。

現在作為平民百姓一方的話,對方的優勢太大,他想要反擊就難了一些,雖然楚齊光心中已經想過了好幾個手段,但心中因為某些原因,還沒決定用哪個辦法。

‘今天晚上,要不要去找那隻橘貓呢?’

另一邊的二狗妹妹看著一臉舒坦的二狗,好奇問道:“哥,你拉褲子上了?”

楚齊光扯了扯嘴角:“是啊,正要找個東西來擦屁股。”說完就伸手抓了過去。

二狗妹妹嚇得大駭,抱著頭跑了出去,嘴裡大喊:“娘!我哥他拉褲子上了!還要用我來擦屁股!”

楚齊光怒道:“你給我閉嘴。”他心裡想著這要是被妹妹在村裡大喊大叫一番,那真是鄉村性死亡,這輩子都沒法見這王家莊的人了。

他趕緊按住了妹妹,狠狠道:“再亂叫就不給你吃飯了。”

聽到不能吃飯,妹妹立馬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後悶聲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接著她又小心翼翼地拽了拽楚齊光身上的破布衣服,可憐兮兮地說道:“哥,我不告訴彆人你拉褲子上了,你彆用我擦屁股好不好?

楚齊光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勉強解釋道:“老子沒拉出來,老子是憋回去了!”

看到妹妹安靜了下來,楚齊光這才坐到了小院的矮凳上,開始思考目前的局勢。

‘要對付王家,辦法不少,但是不能用太過超前。’

楚齊光腦海中也想過幾個利用他在地球上的見識去提高生活質量的辦法,但是二狗記憶中的一道道慘叫聲立刻讓他牢牢壓製了自己的這個想法,不敢有絲毫異動。

‘道觀……’

楚齊光又回想起了二狗的記憶之中,那一幕幕百姓拜神、敬神、祭祀的場景,那一個個被丟進河裡直接溺死的人影。

最新小说: 閃光吧,冰球少年 神君大人帶帶我 穿過時光去找你呀 小美人魚穿成一胎二寶的姐姐 萬界穹頂 惡龍幼崽三歲半 穿成爽文女配後我爆紅了 大佬都來找我報仇了 這個蒼生有毛病 極道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