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舊日之籙 > 第4章 賣田(感謝‘路人叉叉’盟主打賞)

第4章 賣田(感謝‘路人叉叉’盟主打賞)(1 / 1)

楚齊光看著那貓兒一臉茫然的眼神,將之放回地上,看著妹妹語重心長地說道:“妹妹,你要是讓哥哥我知道你用貓擦屁股,我以後就用你擦屁股。”

妹妹一臉震驚地看著楚齊光。

楚齊光問道:“你也能自己舔自己嗎?”

“娘!”妹妹的臉上瞬間帶起驚恐之色,六歲的小女孩胡言亂語地叫了起來,卻被楚齊光一把抓住,捂住了嘴巴。

楚齊光教育道:“逗你玩呢!女孩子家家的,以後少做些沒譜的事情。”

教訓完了妹妹,楚齊光感受著體內的心理衝動,不斷想著有什麼辦法能緩解。

他回想起了自己過去在地球的種種經曆,明白這毛病一旦犯起來靠忍是很難忍的,必須對症下藥,舒緩心理壓力才行。

一旁的妹妹看著楚齊光越來越白的臉色還有額頭上的冷汗,心中暗暗道:‘一定是很大一坨……’

就在這時,隱隱約約的爭吵聲從房間內傳來,楚齊光好奇地問道:“有誰來家裡了?”

妹妹搖了搖頭:“是隔壁陳嬸帶人來找娘的。”

“隔壁陳嬸?”楚齊光目光微微一凝,結合這兩天的村中見聞,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猜測。

他跑到土屋門外,豎起耳朵聽著屋內幾人的交談聲。

……

小小的土房內,除了一張小矮桌外就隻有一張土炕。

但就在這幾乎是一貧如洗的家裡,此刻擠了六個人。

除了二狗的母親以外,還有隔壁鄰居家的陳嬸,此地的裡長,以及王家的管家和兩個仆役。

此刻二狗的母親正一臉黯然地陪著一名管事模樣的中年人說話。

那中年人身穿藍色的窄袖盤領衣,裹著頭巾,右手摸著山羊胡子,雙眼時不時轉動一下,透露出絲絲精明。

二狗的母親低聲說道:“王管家,青陽縣裡旱田均價就是十兩銀子一畝,就算是災年也足能賣到五兩一畝,你現在開口就要四兩銀子一畝就要買下我家的田,實在是不給活路……”

被稱為王管家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慢條斯理道:“周家娘子,這可不是老夫欺負你。今年收成不好,大家都不容易。”

二狗母親低聲下氣道:“可是……”

王管家眼睛一瞪,不耐煩道:“地裡遭了旱災,大家都交不上朝廷的糧稅,我家老爺發了善心要買下你們的田產,讓莊裡的大家夥都能上交了糧稅,來年再將地便宜租給你們,你還不識好歹了?”

一旁另一名身穿短衫,皮膚粗糙的漢子乃是負責催收糧稅的裡長。

如今的大漢王朝以百戶家庭為一裡,由其中田多丁多的十戶家庭輪流當裡長,一年一輪,專門負責催收賦稅和徭役。

隻見那‘裡長’惱道:“二狗他娘,要是交不上糧稅,到時候逼著縣裡的衙役來收稅,可就沒有咱們自己人這麼好說話了。”

王管家又說道:“你家要是不願賣田,那便借點印子錢先繳了糧稅再說……”

聽到印子錢,二狗母親連忙大搖其頭,這印子錢就是王家放的高利貸,利滾利起來將二狗賣了都還不起,村裡好幾戶人家借了以後都被逼得家破人亡,二狗母親是萬萬不敢借的。

就這樣被一陣勸說,早已經六神無主的二狗母親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便要簽字畫押,同意將家裡的田給賣了。

“等等!”

就在這時,臉色蒼白的楚齊光推門走了進來,瞪了幾人一眼:“這田不能賣。”

陳嬸皺眉道:“狗子,這邊沒你的事,你先和妹妹出去玩會。”

楚齊光看向二狗母親說道:“母親,這田賣了我們家可就要代代做王家的奴才了。”

陳嬸看到自己被無視,氣惱道:“多少人想投入王家還投不到呢,你們在王家好好乾,既不用上繳賦稅,也不用應征徭役,這才是真真的好日子。”

二狗母親連忙陪著小心:“我兒就是隨便說說,我這就賣田,這就賣。”

楚齊光知道這是王家要趁著今年的旱災來吞並田地,他攔住母親問道:“我們今年要交多少田賦?”

母親說道:“兩石麥子,折銀二兩二錢。”

楚齊光皺眉,縣裡收糧的盆子裝滿一盆不冒尖,那便是一鬥,十鬥便是一石,盛一鬥算一鬥。

至於折銀二兩二錢,是青陽縣這邊早幾年前就實施了折銀征收,也就是不收糧食等實物,而是收等價的銀子作為稅賦。

而十錢則等於一兩銀子,一共也就是2.2兩銀子。

聽到母親說的兩石麥子,他眉頭大皺:“去年不是才要五鬥嗎?”

一旁的裡長不耐煩道:“今年縣裡的大老爺新上任,要追繳前幾年的欠稅,咱們整個青陽縣都是一片雞飛狗跳的,可不單是你一家要補上過去的窟窿。”

楚齊光聞緩緩開口說道:“我們家一年四季在土裡刨食,整地、播種、施肥、澆水、脫穀……除了種田還要應付徭役,就沒有一日得閒。一年下來,也就收個五六石的麥子。

每年交了田賦、丁稅之外,卻還有縣衙加派的均平錢、物料錢、車腳錢、庫子錢……樣樣都要收錢。交完了還有道觀裡的拜神錢和各個常例孝敬。

除此之外要找糧商換銀子交稅,又要被盤剝一番。我們交上去的糧要曬乾脫殼,問他們買的糧卻都是底下摻了水,換了鬥的,一來二去同樣一鬥麥子,銀子就差了一成不止。

忙活一年,最多也就剩下個四石多糧食,分給我們一家三口,攤到每天上,就是一人一天四兩多,還需要用來換些油鹽,添些衣物……這樣一人一天還能剩下多少?你們覺得夠吃嗎?要不是河裡捉些魚蝦,後山挖些竹筍,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們早就餓死了。”

裡長惱道:“收糧繳稅,自古以來就是天經地義,還要你來分說?”

楚齊光卻沒被嚇到,而且身上的那些症狀也隨著他說的話而飛速消退。

感受到這種情況,他越說越來勁:“上頭的大人們要清繳欠稅,可我家年年交足了這五畝地的糧稅,隻多不少,到底是誰在欠?是村裡大戶投獻給道觀的田產?又或者是藏在那幾家絕戶下麵的耕田?明明是你們捅出來的窟窿,現在卻要找我家來找補?”

最新小说: 閃光吧,冰球少年 神君大人帶帶我 穿過時光去找你呀 小美人魚穿成一胎二寶的姐姐 萬界穹頂 惡龍幼崽三歲半 穿成爽文女配後我爆紅了 大佬都來找我報仇了 這個蒼生有毛病 極道武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