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1 / 2)

說完,韓曜就意識到,對方可能並不會喜歡這個假設。

出乎意料的是,蘇旭並沒有大發雷霆,指責他癡心妄想,而是很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

“這有很多種情況。”蘇旭暫時忽略了所謂他們在一起的前提。

在她看來這根本是無稽之談。

――就是哪怕天崩地裂都不可能發生的。

“有些人並無立身於世的本事,隻能依托他人,於是找個有錢的女人或者男人靠對方養活,哪怕他們是元配,也終究能忍受妻子或者丈夫有其他情人。不然還能如何呢,和離?和離之後也隻能餓死,或是沒了錦衣玉食的生活,那對某些人來說更為痛苦。”

蘇旭十分認真地思考著這問題,“但若是因為曾經相愛才在一起的人,自然無法忍受丈夫或者妻子的變心,這世間許多悲劇不就是這樣誕生的?”

韓曜沒想到引出對方這麼一長串的話,他聽得入神,“若是你呢?”

“我?我要當真喜歡上什麼人,就不會去養男寵。”

蘇旭很堅定地道:“若是真有了一堆麵首,定然是因為我沒有心愛的人,隻為玩樂罷了。”

長街上人聲鼎沸,馬車絡繹不絕,四周回響著此起彼伏的叫賣聲。

少女倏然止住腳步。

她佇立在熙熙攘攘的鬨市上,玫紅蹙金的衣裙明豔妖嬈,一時引得無數行人回顧。

“不過呢。”

她抬手按上旁邊少年的肩頭。

“如果是屬於我的,無論是一個人還是一樣東西,誰也搶不走、毀不掉,我要是養了麵首,必然不允許任何人去動他們。”

蘇旭稍微湊近過去。

少女水眸明耀,一線凜冽金芒如烈火般燃起。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韓二狗。”

韓曜幾乎感到眼中傳來一陣細微的刺痛。

隻是短暫的一瞬,那痛感很快被緩和消融。

她說他做夢。

少年心中湧起幾分奇怪的情緒。

――這話究竟指的是什麼呢?

如果他問出口,蘇旭必然會回答,無論是你覺得我們會在一起,還是你覺得你能弄死我的情人,這些都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韓曜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紅衣少女已然遠去,一路帶著無數驚豔甚至貪婪的目光。

自己不曾跟上去,她也渾然不在意,根本沒有停下腳步,隻是徑直向前,輕盈地穿過紛亂喧囂的人群。

她的背影窈窕,黑發半挽成髻,其餘如瀑布般散落,行走間就如同海浪蕩漾,玫紅裙擺翩然逶迤。

――看上去不似宗門裡那些或清雅或英氣的年輕修士,更像傳說中高高在上又美豔惑人的神女。

她發間金釵橫斜,釵頭纖薄翹花、垂落的精巧流蘇,裙上黃金繡線,都在日光裡熠熠生輝。

韓曜一直望著她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

另一邊,蘇旭看到自己想尋的酒樓出現在街角,門前客人絡繹不絕,迎賓樓門上飄著繡旗。

“這位客官――”

門口的夥計很快迎了上來。

淩雲城富饒繁華,周圍四通八達,常有各種身份名貴之人往來。

這些大酒樓裡的侍者們常年迎來送往,都很有眼力,隻一瞥這年輕客人身上的衣裙首飾,臉上就笑開了花。

蘇旭一邊跟著他往裡走,一邊聽那人殷勤地介紹這裡的菜式。

樓裡衣香鬢影,四處繚繞著酒香,耳邊倏然聽得一陣驚呼,幾個姑娘紅著臉低下了頭。

樓梯間緩步走下一個頭戴銀冠、玉帶輕裘的男人,生得異常俊美,一雙罕見的霜藍美目燦若星子,笑意流眄,稱得上顧盼生輝。

旁邊有個管事模樣的人,正對他點頭哈腰地說話。

“……”

那男人身具靈壓。

旁人聽不清,蘇旭卻聽得一清二楚,他們並非在說什麼要緊的話,那人正誇獎這酒樓裡紅煨兔肉做得好吃。

雙方擦肩而過時,男人向她投來饒有興趣的一瞥。

這家夥著實好看,蘇旭也禁不住多瞅了他幾眼,恍惚間又覺得對方有些眼熟,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畢竟這樣的容貌但凡看到一次就不可能忘記。

很快那人走遠了。

“你認識剛才那人嗎?”

蘇旭狀似不經意地詢問旁邊的夥計,“聽他的口吻,似乎並非第一次來了。”

夥計曖昧地一笑,隻以為她看上了剛才那位貴公子,“實不相瞞,他確實不是第一次來,不過每次都是由趙管事招待。”

蘇旭看出他誤會了,乾脆將計就計,擺出一副心動樣子,有些不自然地道:“你可知那人家在何處,幾日來一次?”

旋又歎氣,胡謅道:“罷了,雖然看著家境尚好,終究不知底細,我娘這些年挑得厲害。”

夥計當然聽出言下之意,這姑娘必然家境富庶,母親眼光甚高,“小姐這就不知道了,那人著實有錢,我曾偷偷聽到趙管事稱呼他‘君上’,那人必定是――”

什麼?!

蘇旭心中一驚。

仙君這一稱呼,金丹境以上的修士皆可用,然而沒人會喊他們君上。

唯有那些大妖才會被如此稱呼。

剛才那人是個妖怪,自己竟然一點都沒察覺出來。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