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1 / 2)

推荐阅读:

於是她規規矩矩地寫了個任務,簽下自己的名字,“諸位可有看到我小師弟?”

另外幾人頓時搖頭。

“並未見到韓師叔,我們倒是也想瞻仰仙劍光彩呢。”

他們這麼說著,心中又羨慕嫉妒不屑百感交集。

韓曜以前是執事堂弟子,同他們一樣,如今他們還在這兒看大門,人家不但成了滄浪仙尊的親傳弟子,還繼承了仙劍,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桃源峰首座。

不過他們都頗為乖覺,並沒有誰詢問說你怎麼沒和你師弟一起。

蘇旭心中冷笑,估計不久之後,她和小師弟不合的傳聞又會從執事堂傳回六峰。

那又如何呢?

她向門口的弟子們點點頭,剛準備走人,忽然感受到熟悉的靈壓。

“……”

蘇旭歎了口氣,“你們馬上就如願了。”

周圍那幾人尚未回過神來。

一道耀眼藍光已風馳電掣般迫近,從天際墜落而下。

執事堂的守門弟子們這才聽見動靜,紛紛轉頭,當中有個人率先開口驚訝道:“韓師叔?!”

一身黑衣的英俊少年袖手佇立在山道上,身邊飛旋著溫潤的藍色仙劍,劍身上碧波蕩漾,清輝熠熠。

緊接著,靈犀潰散成一陣迷蒙的水霧,其中隱隱又有風流湧動,耀眼雷光乍現。

仙劍徹底消失時,他手背上多了一道水藍劍紋。

諸人神情複雜。

仙劍之所以是仙劍,就是因為它不被屬性所束縛,無論是什麼靈根的人,拿到仙劍後皆可使用,甚至仙劍的外形都會隨之產生變化。

謝無涯是水係天靈根,靈犀在他手中就是水屬性仙劍,在韓曜手裡,就有了風水|雷三係力量。

――儘管多靈根意味著力量不純淨。

這些弟子大多是築基期,他們的眼力足以看到仙劍光芒中隱藏的風雷之力。

這又提醒了他們,韓曜是和自己一樣的三靈根,卻有著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命運。

然而,韓曜隻用了不到一年就築基,這奇跡般的進境,又讓他們震驚得甚至無力去嫉妒了。

“師姐。”

他並不看執事堂的弟子們,隻是直勾勾地盯著蘇旭。

大抵天才都有些脾氣吧。

執事堂弟子們也不覺得他不通人情世故,反正他們對這家夥早有耳聞。

以前韓二狗法術學得快――至少在旁人看來每次上新課時,他都已掌握上節課所學的靈訣,能用一兩個月的時間練成,這就已經是很有天賦了。

而且又和秦海乾架,那會兒秦海還帶著一幫小弟,好幾次被他打得半死。

總之這位從一開始就不是個普通人物。

蘇旭看了他一眼,再次拿起剛才被自己放下的筆,隨手在簿冊上劃了幾筆。

“師弟應該還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吧,我幫你簽了。”

周圍的弟子們頓時側目。

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真的假的?

他們麵麵相覷,以目相詢。

這些弟子大部分也都是普通人出身,做不到出口成章,最基本的識文斷字總還可以。

大家心裡頓時升起一種微妙的滿足感。

韓曜欲言又止地猶豫了一下,不置可否地直接走過去,瞥了一眼紙上的字跡。

數十人在同一頁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字體形形色色,有大有小,然而唯有最下方那一行字,鏗鏘有力,張揚銳意透出紙張,如同利刃般刺破視線。

果真是字如其人。

――這樣美麗,這樣鋒利。

“師姐要和我一起走麼?”

韓曜若無其事地問。

一道清光騰空而起,光霧中重新浮現出碧波流蕩的大劍,空中彌漫著清新的水氣。

“靈犀之上,站兩人綽綽有餘。”

少年冷靜地伸出右手,五指修長乾淨,指節分明。

蘇旭看了他的手一眼,真想諷刺地問一句你還疼不疼,最後還是忍住了,“不必。”

附近的弟子們卻隻滿臉豔羨地看著仙劍,甚至覺得這劍若是摸一下死都值了。

他們倒是也沒有多想。

蘇旭沒有法器人儘皆知,靈犀這樣的仙劍飛起來本就極快,更何況韓曜還有風靈根,他想要帶她一起也並不奇怪。

蘇旭不冷不熱地說道,“你跟上就好。”

她一揮袖,整個人竟然化作一團赤金的火光,如同利箭般直衝天際,眨眼間,就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緊接著,又是一道藍光疾風逐月般追去,很快也消失在遠方。

徒留一群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我頭一次見有人用禦空之術卻跑得比禦劍還快。”

“風靈力也就罷了,這還是火屬性的。”

“換成我的話,飛這麼快,大概不到一裡地就沒靈力了。”

“我也……”

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了幾句。

“她真的很厲害。”

有個人歎道:“我還是覺得靈犀應該傳給蘇旭的,她畢竟是天靈根,就算不是劍修又如何呢?看看她的法術,有誰比得上?就算現在開始學劍訣也不晚。”

“但是韓二狗竟能用一年築基……”

“害,誰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

蘇旭入山修行數十載,比起一年能出去曆練三四回的師弟師妹,她離開宗門的次數要少了許多許多。

但算起來也有十多次了。

築基之後,她大多數時候都在睡覺對外稱閉關,有時一睡就是數月甚至三年五載,睡醒了靈力暴增,得到師尊首肯後就出去一趟祭拜父親。

路上倒是會遇到奇奇怪怪的事。

譬如說順手救了未來的師弟師妹們,或是順手宰掉幾個自己看不順眼的人等等。

這一趟出行,冀州位於中原的中部,與西南的荊州本就相鄰,他們一路南行,若是向西就能前往益州,但她也不急著去益州祭拜父親,畢竟距離忌日還有一段時間。

尋常人走完這段路程興許要月餘,能禦劍的修士慢則四五日――中間若是靈力耗儘,還要停下來至少休息半日。

快則小半日時間,譬如昔日秦家家主聽聞兒子死訊就連夜趕來。

蘇旭本來想要甩掉韓二狗,不過想起慕容遙的所言,她有心試探,乾脆就沒有將速度飆至極限,一直同他一起,卻絕口不提停下來歇息。

整整兩日之後,他們越過冀州邊境的群山。

碧色樹海連綿起伏,湖河宛若青藍的玉帶,空中泛起蒙蒙白霧,仿佛將這美如畫卷的景象覆上了輕紗。

蘇旭從袖中掏出了地圖。

這一副色彩斑斕的繪軸上赫然是中原九州,邊界線條清晰,當中還有一個閃耀的白色光點,昭示著地圖如今所在的位置。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