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1 / 2)

斬龍峰,命緣池。

有人穿過明亮狹長的山間通路,停駐在那一片澄如明鏡的碧湖前。

上千盞蓮花河燈在水麵漂遊,映得洞頂雪白的鐘乳石流光斑斕。

那人身姿修長清瘦,玄色外袍上繡著金線刻絲桃花。

他微微仰起頭,神情晦暗不明,有些無奈地道:“師兄又在‘思過’了?”

湖上霧氣迷蒙,縹縹緲緲暈染開來,模糊了千百燈影。

一身鴉青鶴氅的年長男人佇立在玉石橋上,“既是師尊之命,我怎敢不從呢。”

那人歎道:“師兄心裡清楚,師尊命你思過百年,是讓你日夜守在此處,而非閒暇時來這裡站個一年半載,加起來夠一百年就行了的。”

“可惜師尊早已飛升了,我依然會遵從她命令,但是要如何做,我自己說了算。”

橋上的男人氣定神閒地道:“小師弟的愛徒倒是十分有趣――隻是要將小鳥趕出籠子,也不需用如此手段,今日塌樓不算什麼,來日若是惹火燒身,可不算是我負了師尊囑托沒有看顧好你。”

“其實並非沒有更好的法子,隻是大荒形勢變動太快,我素來憊懶,也不願花時間從長計議。”

那人再次歎息。

“反正算來也不是一次兩次,昔日對不住夫人,今日對不住徒弟,自然與師兄無乾。”

……

碧海閣被燒得灰飛煙滅之後,那場火奇跡般地慢慢平息了。

大家看得心驚肉跳,如今雖然無可奈何,但也算鬆了口氣,此時開始嘖嘖稱奇,有些人還在暗自後悔自己方才嘴快說了些不適合的話。

此時,首座的另外三個徒弟姍姍來遲地趕到。

範昭裝模作樣地看了一圈,“看來火已經熄了?”

他是水靈根,故此方才拖延著遲遲不來,否則肯定也要被推上去救火。

彆說他滅不了這火,就算他可以,也不會親手毀了這一場好戲。

他在桃源峰裡人緣也不錯,大家紛紛向他打招呼,七嘴八舌地說了一番,將方才的場景說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白曉和邱昀在旁邊拚命忍笑,表麵上還裝出一副震驚的樣子。

前者咳嗽了兩聲,添油加醋地問道:“當真?小師弟沒受傷吧?他怎會被燒到的?”

有人撇嘴道:“恚必定是他法術沒學好,不知道怎麼回事被火焰反噬了,好像也沒怎麼受傷。”

“他人在何處呢!”

白曉裝作關心地道。

“早就走了,都是他徹底搞壞了,”又有人說道,“也不打個招呼,明明是自己本事不濟,還給我們擺臉色,什麼東西。”

“是啊,出身山野的人多了去了,也沒幾個像他這麼無禮的。”

範昭輕輕咳了一聲,“諸位,這火顯見並非人為,碧海閣藏寶甚多,不知是什麼器具陣法引起的,無論如何,不可能怪罪到我們頭上。”

這話醍醐灌頂般點醒了許多人。

是啊,誰也沒理由跑來火燒首座的居所,九成就是什麼法器陣法莫名自燃了!

而且無論是不是這樣,確實也和他們沒關係,大家能做的都做了。

再加上給這火樓最後一擊的韓曜已經溜得無影無蹤,除了在嘴上和心裡將他大罵一頓,他們也沒法做什麼了。

峰頂集聚的修士們漸漸散去。

剩下四個首座的親傳弟子站在原處,望著被燒成平地並一片焦黑的廢墟,個個幸災樂禍。

他們心知肚明這裡是怎麼回事,故此也不多言,畢竟這裡不算什麼說悄悄話的好地方。

“我們那小師弟也真是,心情好的時候慣會做人的,斷不會讓人覺得失禮,顯見方才要麼是生氣要麼是慌了,哼,好教他見識一下,大師姐的本事才是無人能及。”

白曉嘲諷地道。

範昭看向穆晴,“你們倆方才說了什麼?”

“問大師姐築基多少日後能禦劍,劍修為何是劍修,大師姐為何討厭他,那日在我院外交手,我如何打傷了他,我是不是世家小姐。”

後者淡定地將對方問過的事悉數報出。

一邊說著,一邊從袖中取出紙筆。

她在紙片上寫了一行娟秀小字,又將那張紙隨便折了幾下,疊出一隻兩翼曲起的精致紙鶴。

穆晴隨手一丟,空中揚起一陣微風,那紙鶴竟在風中展翅飛起,不多時就消失在眾人眼中。

“總要告訴大師姐一聲。”

另外幾人對此並無意見,範昭皺眉道:“他可是有所發現?”

穆晴微微搖頭,“他發現什麼我不知道,隻是我卻察覺到一事,先前與他交手時,本以為是我的錯覺……”

“有一瞬間,他的氣息極為令人厭惡。”

邱昀低聲開口,“我初次見他,就有這感覺。”

他向來沉默寡言,這一下卻說到了眾人的心坎裡。

大家麵麵相覷,竟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感和相繼升起的疑惑。

究竟是什麼人會讓他們都有相似的感覺?

“我不是先前和你提過嗎,小六,那會兒你還沒出關,我們三個在晴晴院子外麵打了一架,韓曜莫名其妙地跑過來,看了半日,硬是要和我們過招,與他交手的時候……我還以為遇到了天敵。”

白曉不太確定地道。

他把玩著一柄長長的白玉笛,玉笛如同羊脂般溫潤細膩,表麵籠罩著淡淡的青光。

“我和大師姐都是鳥妖,所以那會兒我還以為,這就是她厭惡他的緣故,現在想來恐怕並非如此。”

邱昀愣了一下,顯見是知道那件事,“他去五師姐的院外作甚?”

“自然是感應到師姐的靈壓。”

範昭淡淡地道,“他對靈壓極為敏銳,還問大師姐是否在裡麵,可有不妥,而且看上去十分焦慮擔憂。”

邱昀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穆晴,又看了若無其事的白曉,“後麵這句話,是否沒人向大師姐提過呢。”

白曉左顧右盼。

範昭若無其事。

穆晴微微一笑,“大師姐也沒問啊。”

……

韓曜並不知道這番對話。

他本是要回到自己的住處,路途中卻看到兩個弟子在打架。

這附近又是一片桃林,細雨中水霧彌漫,淋濕了豔紅粉白的花朵,四周霧蒙蒙一片,模糊了兩道來回穿梭閃現的人影。

韓曜卻看得很清楚。

那女子周身環繞著十數把火劍,每一把精巧的短劍上翻騰著烈焰。

她捏出一個劍訣,所有的飛劍頓時氣勢洶洶地撲向了對手,空中熱浪翻騰,赤紅的火焰流光紛飛。

另一個男子卻是赤手空拳,麵對飛來的火劍卻毫無懼色。

他手邊寒氣四溢,白而剔透的冰霜從指尖凝結到手肘,如同一層冰雪鎧甲,挾裹著烈火的劍刃猛擊其上,竟然發出金石雷鳴般的鏗鏘碰撞聲。

這兩人在桃花林中打了一刻鐘,周邊竟然沒有絲毫損毀。

那女弟子隻在桃林中漫步,操控火劍極為精準,自始至終都緊緊纏繞著對手,甚至幾次驅劍穿過桃樹枝椏的縫隙,都沒有割掉哪怕一片花瓣。

男弟子身形看著高大,卻是極為靈巧地在桃花林中閃轉騰挪,要麼躲過火劍,要麼就以拳相對,也不曾碰到周邊的桃樹。

不久後,兩人不分勝負地打完了。

“韓師叔。”

他們走過來行禮。

韓曜一直杵在旁邊看著,先前就有些疑惑,此時毫不猶豫地發問道:“這位師侄方才是使了什麼靈訣?”

男弟子見他看著自己,不由笑道:“並非使了靈訣,我本是體修。”

韓曜一愣,“我還從未見過體修。”

“仙宗弟子上萬,體修數量最少,怕是比道修還要少了許多,能有幾十個怕是不錯了,大部分人其實都沒見過的。”

女弟子柔聲說道。

她的法器已經消失,隻在手背上留下一道火焰狀的劍紋。

“所以,”少年組織了一下語言,“體修都可以像師侄你一樣,打架不用法術?”

“不捏訣而靈力外放,任何一個體修都能做到,否則也不能稱自己為體修。”

男弟子耐心解釋了幾句,又滿眼羨慕地道:“聽說高明的體修隻消接觸,就能將靈力打入對方體內,修為稍差者非死即殘。”

韓曜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你們是不是也沒有法器的?”

男弟子笑了起來,“自然不需要法器,體修的身體便是最好的法器了。”

……

蘇旭來到了山下執事堂。

遠方的瓊台在雲霧中若隱若現。

周圍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竹林,道路儘頭就是鱗次櫛比的樓閣建築,附近有許多執事堂弟子神色匆忙地來去。

她現在十分開心。

一是剛才放火燒了碧海閣。

二是,在那火焰燃燒的時候,她已經遠離了,隻是依然能隱隱感覺到山頂發生的事。

――不是神識!

她似乎和自己用靈力化出的火焰有某種聯係。

這倒是意外之喜了。

她甚至能聽見一些斷斷續續的語聲,還有一些朦朦朧朧的畫麵,仿佛火焰化作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蘇旭很清楚地意識到,這是修為境界更上一層樓的表現。

至於原因嘛,她和彆人不同,每次進境都是自然而然,不需要去經曆多麼艱辛的戰鬥和多麼難熬的苦修。

她收斂了心情,捏了個幻字訣,徑直走進執事堂的地界,並去了接引弟子所在的地方。

門口正巧有個人走出來。

蘇旭撤掉法術。

那人揉了揉眼睛,仿佛才看到麵前站了個一個明豔生輝的少女,“這位……桃源峰的師姐可有事?”

蘇旭也不糾正對方喊錯的稱呼。

她眼中倏地亮起一圈散碎金芒,虹膜耀如熾日,“去年負責去荊州招收新人的弟子可在這裡?”

那人愣了一下,眼神瞬間變得恍惚迷離,“我表姐便是其中之一,我這就帶你去。”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