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1 / 2)

“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他低聲道,“隻是縱然我說出來,你也未必會相信。”

蘇旭頓時側目。

什麼玩意沒頭沒尾的?應該是在說靈根的事吧?

哪怕她知道這場合不該說悄悄話,也還是忍不住捏訣回道:“就算你是故意的也無礙。”

這倒是真心話。

誰還沒有秘密了。

而且韓曜和其他的師弟師妹不同,他不信任自己也是天經地義,反過來說也一樣。

她討厭這人從不是因為他有事瞞著自己――人家憑什麼就把秘密告訴她呢,主要是因為他那令人不適的氣息、還有莫名其妙難以揣摩的性格,並某些言行。

此時靜心殿中響起一陣細碎低語,許多人都禁不住小聲議論起來。

“還有一件事。”

一陣威壓驟然襲來,霎時間私語悉數湮滅,周邊寂靜無比。

韓曜:“我――”

他也能感受到那沉重的壓迫感。

不過,若要他頂著這壓力繼續傳音,也並非不行。

隻是上首的謝無涯已經向他投來眼神,示意他不要整活兒,暫且聽下去。

他心想自己要說的事頗為重要,興許確實不該急於一時,乾脆也停止了動作。

“此人疑為玄火教門徒。”

高台上有人發話了。

那人容貌秀美,氣質溫婉,披了一件湖藍染煙的銀線絞珠廣袖外袍,衣擺上繡著飄渺雲紋。

她的語聲柔和,讓人聽之就心生親切。

這是雲海峰首座顏茴。

先前就是這位飆了靈壓,讓眾人安靜聽她的下文。

“玄火一門,以活人為祭,當中有大能者,可召裡界魔火於現世。”

殿中弟子紛紛吸氣。

他們沒聽說過這個門派,但是可以召喚魔族的魔修就足夠駭人了。

顏茴微微蹙眉,“他們銷聲匿跡多年,前些日子我們恰好收到消息――”

她說玄火教在南境有處巢穴地宮,最近有些跡象表明其門徒正在附近作亂。

現在人多口雜,所以沒提到更多的細節。

“既是如此,不若派人前去探查一番,玄火教徒向來嗜殺無度,實力又不可小覷。”

說話的是先前從未開口的飛月峰首座曾梨。

曾梨看著是一副中年美婦的模樣,隻是不苟言笑,說話時也板著臉孔,神情極為嚴肅,眼中又似蘊有寒光,讓人不敢直視。

她穿了一身青綠的雲錦長裙,裙擺上繡著一輪破雲而出的金色滿月。

“不錯,隻是年輕一輩的弟子修為有限,怕是擔不起這等任務。”

眾人不禁看向空中懸浮的暗紅色魔珠。

他們想起那魔修曾經瞬殺金丹境弟子,又重創張長老,若是那魔門中都是這等高手,還非得首座前去不可。

“小師叔與他交手時可有什麼發現?”

程素認真地問道。

她的師父是前任宗主的弟子,也是現任宗主淩霄仙尊的師妹,早年在渡劫境晉升時隕落了,因此以小師叔稱呼桃源峰首座並無差錯,倒是顯得有幾分親昵。

謝無涯點了點頭,“他的魔焰雖然厲害,修為卻至多是金丹境。”

靜心殿中頓時一片嘩然。

這些親傳弟子當中,有少數人已經結丹,他們聽了魔修的戰績,根本無法想象對方與自己同等境界,畢竟他們如何能擊敗元嬰境的張長老,還瞬殺另一個金丹境的修士?

“師叔祖可確定麼?”

慕容遙身後的師弟揚聲道,“我們師尊已經重創過那人,他必定發揮不出全部實力。”

謝無涯也不以為意,溫和地回道:“我知道他受了傷,但分辨境界總不會錯的,魔修之所以是魔修,是因為他們的修煉方式陰損毒辣傷天害理,隻是,他們有一部分人,也確實能因此獲得遠超境界的實力。”

弟子們瞬間安靜下來。

顏茴沉思道:“另外,我也曾與玄火門徒交手,聽謝師叔所描述,此人雖然算不上一等高手,也應當是教中頗為重要的人物,尋常教眾並無此等實力。”

她這話說得中肯,隻是張長老的弟子們臉上卻不好看,畢竟他們被那魔修打得極慘,結果這人在玄火教中竟連一流高手都不算。

“在我看來,若是境界相等,玄火教魔焰――純火靈力可破。”

謝無涯沉吟一聲,不等其他人反駁,又道:“蘇旭,你親去一趟荊州查訪。”

靜心殿裡許多人對他前一句話將信將疑,此時卻都不做聲了。

畢竟滄浪仙尊都將愛徒豁出去了,就算坑也是坑了自己人。

而且,以蘇旭的身份,這事幾乎算是費力不討好了。

――她身為首座的弟子什麼都不缺,更彆提謝無涯徒弟最少,對他們又很大方,實在不需要去以命相搏贏得什麼東西。

這任務要麼一無所獲,要麼危險重重。

再說,她甚至都不是個劍修。

“那日靜心殿裡她雖然用法術擋下秦蕭的劍招,但當真遇到那些手段毒辣的魔修,說不定根本走不過幾個回合。”

不少人看向她的目光帶了點同情。

“不就是境界高了些……我也是火係天靈根,隻是沒有結丹罷了。”

也有些人心中躍躍欲試卻實力不足,因此對她頗為羨慕。

蘇旭的表現倒是很自然。

她上前一步,眼神帶點驚訝,似乎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種任務,卻也沒有明顯的抗拒。

“弟子領命,隻是不知那些魔修的巢穴究竟在何處呢?”

魔門行事詭秘,雖然那魔修大張旗鼓作惡,但人都死了,如今想查他的同夥門派恐怕不容易,否則張長老和慕容遙他們說不定也早就查到了。

這所謂的地宮位置,應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線索。

隻是謝無涯並不知道這地方在何處,恐怕隻有雲海峰首座心裡清楚,他們私下裡去詢問顏茴必然招致猜忌,還不如將事情都擺在明麵上。

謝無涯微微一笑,目光轉向殿中的弟子們,“諸位可以出去了。”

大家都知道這是不準備讓他們繼續聽下去。

他們被傳喚到這裡本來也隻是走個過場,首座們希望他們都知道魔修已被誅殺,讓他們將此事傳開,宗門裡的人也不用再因那些流言擔驚受怕。

這些親傳弟子們腦海中思緒起伏,卻都依言開始離去,慕容遙微微皺眉,似乎想要說什麼。

“韓曜留下。”

謝無涯淡淡地開口,“那魔修曾在紅葉鎮作惡,殺害你的家人,如今你已築基,合該下山曆練,此次就同你師姐一起去吧。”

蘇旭不可置信地抬起頭。

周圍的弟子們腳步一頓。

他們紛紛回過頭看向韓曜,有的人滿臉震驚,有的人滿眼疑惑,還有的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入門應該也才一年吧,竟然築基了?”

“那不是比蘇師叔還要快?”

“不可能吧,三靈根居然這麼快築基,是用了什麼丹藥麼?”

“那豈不是……”

許多人願付千金甚至傾家蕩產購得靈丹妙藥,以增加築基成功的幾率,隻是,那些通常也都是練氣九重,修為十分穩固了。

在他們眼中,韓曜的情況卻並非如此。

畢竟他入桃源峰時還是練氣八重,所以更像是吃了什麼有損元神的邪藥,才得以讓境界提升。

但這畢竟是首座的親傳弟子,所以那人硬生生咽下了湧到嘴邊的揠苗助長。

不過,一時間大家看向他的眼神變得頗為複雜,甚至已經腦補出各種故事,譬如滄浪仙尊並不喜歡這個弟子,所以急著把他“催熟”,如今又要讓他去送死。

即使是到了築基境,此行也極為危險。

韓曜被他們盯著沒有半分不自在。

他顯然已經從魔修的死訊中回複過來,此時頗為淡定地向高台俯首,表示領命。

少年袖手佇立在大殿中,眉眼英氣,風姿疏朗,臉上毫無懼色。

“……”

人們內心不禁泛起嘀咕,覺得這人要麼裝的太好,要麼就真是不知死活。

再看桃源峰首座的親傳弟子們,他們個個臉色平靜,仿佛早就知道了這件事。

不過,範昭倒是有些隱晦地看了蘇旭一眼,目中藏著些許擔憂,似乎是怕她在殿上發飆。

穆晴借著衣袖遮掩微微攥起了手,先前她特意留下的傷口已經愈合了大半,卻還依稀能看出幾分,若是此時告發韓曜身具火靈根一事,倒是證據十足。

但這會牽扯出太多麻煩。

隻是,她知道蘇旭對這事必然極度不滿,若是大師姐想要讓韓曜不好過,她自然不會猶豫。

“師尊。”

蘇旭思前想後,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屈服,“小師弟才築基,如今境界不穩,而且並、無、火靈根,若是遇到強敵,恐有危險。”

“……”

此言一出,穆晴頓時按下了心思。

蘇旭幾乎是咬牙切齒將火靈根幾個字說出來的,這話也是說給五師妹聽的,示意對方自己尚無全然撕破臉的意思。

她有些懷疑謝無涯早就發現了這件事。

而且,蘇旭並不信任韓曜,若是與他同行去調查魔修之事,她根本沒法一路化成妖身飛過去的,遇到敵人動起手來都要遮遮掩掩。

一想就要煩死了。

另外幾位首座也沒想到這一出。

他們尚且能理解謝無涯將蘇旭派出去,好歹這也是個金丹境,就算不是劍修,修行幾十年,肯定也有些壓箱底的本事,至於韓曜,他入門才多久?

“蘇師妹所言有理,師叔當真不再考慮一下?”

林嶠似乎在對謝無涯說話,視線卻若有若無地從蘇旭臉上掃過,“就算想要曆練韓師弟,也不急於一時。”

蘇旭毫不掩飾地向玉女峰首座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

林嶠微笑著點頭受了。

與此同時,蘇旭感到數道犀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臉上,似乎是來自玉女峰的弟子們。

她不為所動地重新看向謝無涯。

“師尊,諸位師兄師姐,恕弟子直言,魔門中人作惡多端,動輒害人性命,禍及我正道修士乃至九州百姓,既然與魔門相關,此事就並非兒戲。”

這不該是一個給年輕人曆練的機會,而是找實力足夠的人去解決問題。

蘇旭不需要把話說得太明白,這些首座都是人精,哪一位都不會聽不懂。

當然,韓二狗肯定有些本事,但那不能拿到明麵上來說。

謝無涯總不能當著這麼多首座的麵,說出“放心,你師弟是個半魔,你死了他都沒事”諸如此類的話。

果然此言一出,另外幾位首座紛紛頷首,包括代宗主行事的斬龍峰長老也點了點頭。

蘇旭狀似不經意地看了一眼韓曜。

不想對方也正盯著她,墨黑的眼眸深沉如夜色,似乎有什麼沉澱的情緒即將翻湧而起。

兩人的視線就在空中交彙,一時間殿中竟彌漫起幾分肅殺之氣。

蘇旭感到有些奇怪。

這家夥怎麼像是鋸了嘴的葫蘆,竟什麼都不說?

“有道理。”

謝無涯微微皺眉,似乎也有些苦惱。

他輕輕沉吟了一聲,視線轉向韓曜,仿佛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既然如此,你就帶著這個吧。”

殿堂中倏然響起一道清脆長鳴。

空中浮現出一團水藍色光霧,一點璀璨的星芒在霧中燃起,緊接著越發明亮。

這光芒如同雨露般溫潤,並不鋒利刺眼。

因此,殿中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年輕弟子們更是睜大了眼睛。

一柄長劍緩緩浮出霧海,劍刃正中有一道菱形彩紋,藍白交織,流淌著層層光澤,仿佛碧波蕩漾,劍鋒的玄鐵又反射出泠泠珠光,清朗如皎月。

“是靈犀!”

有人失聲叫道。

先前鬨了那麼一出,大多數人都沒急著走,甚至故意磨蹭著留下,頗有些看熱鬨的意思。

沒想到,他們竟然真見了舉世聞名的仙劍。

有些人沒認出那是什麼,此時一聽也明白了。

――竟然是滄浪仙尊的本命法器,曾經抵擋妖王神焰的仙劍靈犀。

“離火王的神焰不知道燒融了多少神兵利器,據說和她交過手的人當中,唯有謝首座的兵刃得以保全。”

“不過,也是因為宗主並未和她交鋒吧,否則飛翼――”

一時間有些人將目光隱晦地投向慕容遙,或者說,慕容遙背上那柄古樸風雅、卻略顯素淡黯然的長劍。

“哼,若是在宗主手中,飛翼自然是天下無敵的仙劍,如今給了慕容遙,他甚至還沒能契合,也不知道何日才能再放光彩了。”

他們小聲說著,又將目光轉回靈犀的劍身上。

這大殿中無論男女,幾乎都被這美麗絕倫的仙器征服了,緊接著,無數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投向了韓曜。

這築基一重的弱雞,竟然可以帶著他師尊的仙劍出門――

“雖然說這劍到了他手中必然也變得平平無奇,就像飛翼。”

有人小聲向自己的師弟師妹解釋,“但是仙劍有靈,必定會遵從謝師叔祖的意誌庇護他,無論如何,保命總是可以的。”

果不其然,靈犀從空中緩緩落下,甚至輕巧地調轉方向,將劍柄朝向佇立在高台前的少年。

韓曜一言不發地伸手。

靈犀看似美如工藝品,實則並不輕巧,劍身長四尺有餘,刃寬而厚重,規製算是重劍,而且由北海玄鐵打造,又糅入各種靈寶,重達百斤。

尋常修士若是不用靈力,要拿得動這把劍都很困難。

因此,靜心殿中的弟子們看他隻伸出一隻手,許多人頓時麵露諷刺,等著看他的笑話。

“……謝師尊。”

韓曜輕輕鬆鬆地單手接了,手腕都不曾晃動一下。

他甚至還隨意地挽出一朵綺麗的劍花,數道碧藍色的流光自劍刃上升騰而起,纏繞著劍身靈動飛舞。

下一秒,整把劍潰散成藍色的光霧,然後沒入了他的手背上,最終隻留下一顆水滴形的劍紋。

大殿中靜得針落可聞。

所有人都看到靈犀融進他的體內,這唯有本命法器才能做到,而靈犀本是謝無涯的本命法器,同一把劍不可能有兩個真正的主人。

他們本來以為,謝無涯隻是讓韓曜帶著靈犀,回到宗門後必定還是要物歸原主,沒想到――

有人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謝師叔祖將靈犀傳給韓曜了?”

“而且他竟然契合了仙劍,他不是才築基嗎?!”

“也不好說,此前有過先例,畢竟若是有緣人,哪怕境界低了些,仙劍也願意認主……”

“低了些?這是低了些嗎?!”

“我還以為靈犀會傳給……”

許多人暗搓搓瞥向蘇旭。

後者佇立在人群最前方,和韓曜相隔不過一丈距離。

剛才,她甚至感受到劍風氣流從耳畔掠過,水屬性靈力一貫的溫和濕潤,當中卻暗藏著一絲詭秘黑暗的氣息。

她聽見很多人在說話,紛雜的話語聲此起彼伏,嘈亂回蕩在大殿中。

同時,許許多多混合著憐憫、諷刺、同情亦或是幸災樂禍的視線,從四麵八方射來,落在了自己的臉上。

王長老那日的話也有些道理。

她早就知道,師尊並不全然相信自己。

她和師弟師妹們都是半妖,也都是天靈根,然而她的修為卻遠超他們任何人。

同樣的法術,她隻消一個時辰就能融會貫通,他們卻需要幾日時間。

更彆提靈力強度和增長速度。

當然,師弟師妹們都很清楚他們的父母是誰,他們繼承了怎樣的血統,唯有她從未見過自己的母親,隻能猜測對方是個大妖。

謝無涯終究也是幾百歲的人,蘇旭懶得去揣測他的想法,她全然接受對方的不信任。

畢竟他是人族,他也是萬仙宗的首座之一,是整個中原仙門舉重若輕的人物。

如果他不想讓一個來曆莫名的半妖當繼承人,完全可以理解。

――半妖其實和妖族並無本質差彆,而且在妖族們眼中,根本沒有半妖的概念,他們都將半妖視為同類。

但是!

但是他卻選了韓曜!

一個全靈根絕無可能築基如此之快,更不可能施出那般威力的法術。

他那詭異的黑暗力量,那恐怖的學習速度,還有變幻莫測的性格,難道不該是比自己更加令人忌憚的存在麼?!

靜心殿裡回蕩著人們嗡嗡議論聲。

幾位首座看上去都十分震驚,反駁的話語本來都湧到了嘴邊,但眼見著靈犀乖順認主,顯然這位韓師弟就是所謂有緣於仙劍之人,他們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哪怕是個築基境,契合了仙劍在手,保守估計,至少能發揮出金丹境的實力。

蘇旭心知此時再無理由拒絕,除非當場鬨開撕破臉,否則韓曜既然有了仙劍,他又和那個魔修有血海深仇,參與此事理所應當。

謝無涯這一招釜底抽薪真是玩得不錯,竟連自己也算計進去了。

“師尊……”

她佇立在語聲紛雜的大殿中,吞下了唇齒間的呼喚,眼神冰冷地掃過一旁的少年。

韓曜對上了蘇旭的目光,一時微愣。

那視線淩厲如刀鋒,帶著狂暴的怒意。

仿佛一頭準備衝出圍欄的凶獸,在凝視即將被自己撕咬粉碎的獵物。

有一瞬間,他甚至感受到大殿中彌漫起燒灼般的熱意。

韓曜輕輕吸了口氣,心中的興奮感如潮水般暴漲,他垂下頭,眸中彌漫的黑霧幾欲翻騰。

“諸位可以離開了。”

謝無涯又一次下了逐客令,臉上的神情似乎頗為滿意。

在彆人看來,桃源峰首座是很高興後繼有人,雖然說天賦不佳,但終究也有辦法洗滌靈根,仙劍的有緣人卻是千載難逢,隻看慕容遙早早繼承了飛翼,如今卻還隻能背在身上。

“……”

而且,慕容遙最先帶著師弟師妹們離去了。

人們倒是都有點同情他,畢竟他無法契合仙劍並不是他的問題。

君不見就連宗主都是到了化神境才讓仙劍認主,如今隻是韓曜運氣太好,反而襯得他有些不堪。

弟子們相繼離去,大殿裡隻剩下五位首座和一位長老,以及下首佇立著的蘇旭和韓曜。

蘇旭心裡憋了很多話,她現在十分憤怒,但是礙於幾位首座長老的麵,又不好對著謝無涯直接發脾氣。

――師尊必定是算準了這一點,所以才挑了這麼個時機。

而且怪不得韓曜此前一聲不吭,他也許不知道魔修的事,卻恐怕早就知道師尊要將靈犀傳給他,以他的腦子,稍微一琢磨也就想明白了。

這一刻,蘇旭忽然感到有些無力。

她想要調查魔修的事,固然也有不願不明不白殺人的原因――當然那人罪無可恕,當時她情緒有些激動,但即使冷靜下來重複一次,也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但是,更重要的,她想要弄清韓曜的來曆,還有和那魔修的關係。

她想要證明姓韓的對宗門並無二心,她怕他危害山中弟子禍及自己和師尊,也怕他真正傷到師弟師妹們。

然而師尊如此信任他,甚至將本命法器傳了他,在外人看來,他甚至極有可能成為下任首座。

自己調查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呢?

就算證明他是個魔修,或者和魔門中人有多少牽扯,說不定師尊也會一笑置之,說他是被人脅迫,如今魔修死了,事情都過去了。

再說,師尊曾向她許諾過――

“蘇師妹,韓師弟。”

顏茴柔聲開口道:“若是要尋那處玄火教地宮,此行需前往荊州西南的焦岩城,那處地宮藏在城西二十裡的屠山秘境中。”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