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1 / 2)

蘇旭沒有和真正的魔族交過手。

但她曾經在話本圖冊上見過,也曾聽那些有經驗之人描述與魔族的戰鬥。

魔族種類多,力量體係也有不同。

不過,他們似乎都本能地會想要吞噬靈力、吞噬或破壞有靈力之人的血肉軀體。

當然,有些魔修也可以搶奪他人的靈力乃至金丹和身體,隻是他們做起來要比魔族們麻煩許多,像是普通修士施展高階法訣,又要準備時間,又可能會失敗。

那對於魔族來說,卻更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無需學和練。

“……”

就像是剛才,蘇旭能感受到,韓曜體內發出的某種力量,鑽入她手中,試圖啃噬她的靈力。

若菲她將它們打出去又燒成灰,現在說不定整條手臂都沒了。

她倒是沒有生氣。

畢竟是自己先動手的,而且本意就是試探,如今也算是得到了結果。

姓韓的要麼是個魔族或魔族混血,要麼修煉過魔門功法,沒有第三種可能。

此時,那幾個桃源峰弟子已經紛紛拿出靈丹藥膏,吃的吃塗的塗,很快整好了自己的傷。

三靈根拜在首座門下,此事簡直前所未有。

不知道有多少雙靈根弟子像他們一樣又羨又妒,如今他們見識了韓曜的本事,心裡反而好過一些。

“我以為韓師叔還是練氣境,沒想到短短幾日……哎,師叔入門還不到一年,果然是謝師叔祖的高足。”

有個少年自愧不如地歎道。

蘇旭:“……”

他們竟然以為韓曜築基了?

也對,畢竟他們都已經築基,似乎根本沒有可能被一個練氣修士打敗。

不過她能很清楚地感覺到,韓二狗現在還是練氣境,大概這些人也隻是築基不久,不太會分辨彆人的境界罷了。

韓曜一言不發,似乎也默認了這個說法。

蘇旭看著那幾人召出飛劍落荒而逃,又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皮膚白皙乾淨,紋路清晰可辨。

沒有半點被魔氣汙染的征兆。

“?”

這發愣的時間有些長,韓曜都有些莫名地看了她一眼。

這神色不似作偽,他仿佛真的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也並非故意將那種力量打入自己手中。

難道——

他對他自己的身份一無所知,方才那隻是本能反應?

蘇旭想了想,“你來峰頂做什麼?”

韓曜很誠實地答道:“這幾日劉長老在煉神堂講課,今天似乎是點金之術,應該快開始了,我想去聽聽。”

煉神堂是少數坐落在峰頂的修業地。

劉長老是桃源峰唯一的丹修長老,他也有一堆親傳弟子,平時忙著煉丹或是指點徒弟們煉丹,難得公開授課幾日,峰內的記名弟子都可參加,這種事三年五載也未必碰上一回。

蘇旭不想上趕著教他修煉,兩人告彆後,她回到住處睡了一覺,醒來已是數日之後。

體內循環的靈力顯而易見地增多了。

這種變化已經發生過不止一次,每次靈力增幅與睡覺時長有直接關係,這次雖然微弱,但一定要計算的話,恐怕也有百分之一二。

然而,對於彆人而言,這可能是苦修數年才能換來的結果。

“叮叮叮——”

臨睡前,她將傳音鈴掛在了鮫紗帷幔上,如今這隻銀鈴左搖右擺,發出清脆輕響。

蘇旭扯下鈴鐺輸入靈力,因為不知道是誰向誰發起的傳音,也就沒急著說話。

“大師姐?可否來一趟煉神堂。”

她聽到了熟悉的可惡的韓二狗的聲音。

這聽上去有些像是學堂裡犯了錯的孩子被夫子喊家長,所以還伴隨著另外幾位師弟師妹們的輕聲哼笑。

“……”

煉心堂是一座八角飛簷的雙層樓閣,矗立在峰頂桃林中,精巧的琉璃重簷浮於樹叢之上。

門口人來人往,空氣裡繚繞著淡淡的藥香,夾雜著少許煙火氣息。

蘇旭本來以為韓二狗惹了事,煉心堂裡恐怕是一片人仰馬翻、爐鼎歪倒的狼藉景象。

結果完全不是這樣。

劉長老早就走了,大廳裡的弟子們也都散了,隻剩下幾個人坐在一起聊天,周圍沒有任何打鬥過的痕跡。

“魔修天生邪惡喜好殺戮!”

有個弟子滿臉厭惡地揚聲道,“他們以此為樂,要麼怎能是魔修呢?”

“不對不對,師兄說錯了。”

旁邊一個姑娘連忙搖頭,“強盜殺人為財,淫賊行惡為色,大多數時候十惡不赦的人做壞事也有原因,並非隻是做著玩,那有什麼好玩的呢?魔修們也是一樣,他們是要利用那些死人罷了。”

少年少女們爭執起來。

蘇旭一眼看到坐在他們旁邊的韓曜,這小子聽得還頗為認真,此時皺著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事。

“咦,蘇師叔?你是來接韓師叔的麼?”

剛才說話的姑娘氣鼓鼓地道,“你來評評理,我說的難道不對?”

眾人都看了過來。

蘇旭:“……據我所知,魔修殺人作惡,尤其是做出大舉屠殺之事,通常是要利用這些亡魂或是屍骨,修煉某種功法。”

那姑娘頓時得意地瞥了一眼旁邊的師兄。

後者似乎想要爭辯幾句,卻不敢出言打斷,隻能安靜聽著。

蘇旭繼續道:“不過呢,要是為了修煉,通常都被禍害的都是修士,畢竟常人沒有靈力,所以普通百姓若是遭難,可能隻是魔修們在肆意行惡。”

師兄立刻又昂首挺胸,那姑娘卻撇了撇嘴,一臉你且聽人家說完。

蘇旭瞥著韓曜的神情,一時沒看出什麼端倪。

她繼續道:“還有一種比較多見的,是用來召喚裡界的魔族,它們誕生於祭品的屍骨血肉之上,這些祭品就未必都要是修士了,取決於召喚的對象,有時凡人也可以。”

周圍幾個年輕人吸了口氣。

“……魔族?”

“魔族不是都被封印在裡界,他們如何穿界來到現世?!”

他們眼中充斥著厭惡和恐懼,神情都有些扭曲了。

“所以才說是召喚來的。”

剛才的姑娘收斂了笑容,凝重地道:“我師父也是這麼說的,他年輕時曾去往南邊一座山城,聽說那裡有魔修行凶,結果去了之後,發現村民都死了,一隻骷髏從屍山血海中起身,它有三四層樓那麼高,連著撕碎了十數個修士,它甚至扯出他們的骨頭插在自己身上,它渾身浴血,掛滿破碎的臟器和腸……”

“周師妹,彆說了!”

旁邊那位師兄捂住了嘴巴,似乎很不舒服。

另一個姑娘也有些反胃地道,“瑩瑩,你直接說是萬聖教教徒就好了,我想想就要吐了,來日就算和妖族戰鬥,我也要離那些魔族魔修遠遠的。”

周瑩瑩很不高興,“萬一韓師叔不知道萬聖教呢,你們真是的。”

“……我確實不知道。”

韓曜有些迷茫地道,“我其實也不太清楚魔族究竟是什麼,以及魔族和魔修間有什麼關係,周師侄說的萬聖教,就是所謂的魔門?魔修都是有門派的?”

“沒錯,萬聖教是少數已知的魔門之一,他們屢次犯下血案,召來這些骷髏魔族,隻是魔修和魔門不完全是一回事。”

周瑩瑩口齒伶俐地答道,剛想繼續解釋,卻忽然一停。

她注意到韓曜在看自己。

少年容貌太過出眾,那雙宛如漩渦般深邃的黑眸,更是蘊藏著一種奇異的魅力,被他所注視時,都有些神智昏聵的迷亂感。

“……魔門裡的所有人都是魔修,但許多魔修並沒有門派,隻是獨自或是幾個人一同行動,所以,並非所有魔修都是魔門中人。”

縱然對這位師叔毫無綺念,女孩也忍不住雙頰微紅,臉上升起幾分熱意。

“按照師父的說法,嗯,我師父是看守秘境的陳長老,他說判斷一個人是不是魔修要看這人的修煉方式,但凡是那些害人利己的,都可以算是魔修……當然,若是你看到樣貌醜陋猙獰非人的修士,十有**也是魔修了,那都是他們的修煉方式和功法所害。”

韓曜點頭表示受教,站起身給她道了個謝。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