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1 / 2)

這世上大部分人都沒有靈根,無法修煉出靈力,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沒有仙緣。

靈根大致分為兩種,一是五行金木水火土,二是五行之外的異生靈根,譬如雷、冰、風、毒等等。

在這些擁有靈根的人當中,多靈根即雙靈根以上的占了大多數。

單靈根最少,雙靈根次之,擁有三靈根的人數大大多於雙靈根,四靈根則比三靈根又多了許多,以此向下推。

四靈根及四靈根以上的人,靈力屬性混雜,使出的靈訣劍訣威力微弱,而且因為靈力不精純,也很難打通拓寬經脈以晉入築基境界,更彆說繼續向上提升。

像是萬仙宗這樣的大派,收徒下限也隻到三靈根,而且三靈根的人通常也隻能當外門弟子。

靈根當然沒有貴賤強弱,單靈根修士也未必人人都能成才,但靈根越少修士資質越好——這一點卻沒人能否認。

——全靈根是什麼概念?

一個人身上有十數種靈根,那他的靈力就有十多種屬性,他釋放的靈訣,威力會被大幅削弱,不及單靈根的十幾分之一。

如果韓曜是全靈根,他怎麼可能在外門大比中脫穎而出?!

蘇旭真的被這件事驚到了。

她入門幾十年,外門大比十年一屆,她也曾看過幾場比試,因為參賽者都是練氣期弟子,彆說大部分人都沒有法器,就算是有,練氣境也無法禦劍、使不了劍訣,還是隻能憑借自然係靈訣一較高下。

她沒看過韓曜的比試,但這人竟然能獲勝幾十場,必然不是僥幸,而且那些比試都有長老們觀看,想弄虛作假也不可能。

再者,他去年才入門,修煉時間滿打滿算也隻有大半年,卻能打敗那些已經入門幾年的三靈根弟子。

還有,如果他是全靈根,他是怎麼在第二次測試中搞出三靈根的結果?

蘇旭想著想著隻覺頭大如鬥。

其實秦海也隻是在旁邊圍觀了那次測試,但他對韓曜滿心惡意,所以認定了這家夥搞鬼,哪怕韓曜後來贏了那些比試,他也依然堅信韓曜有問題。

昨夜秦海曾經說過“蘇旭將那個魔物帶入桃源峰,出事也脫不了乾係”。

魔物?

從沒有人用魔物形容魔修,哪怕魔修再怎麼醜陋猙獰,那也不是他們本來的樣子。

——唯有魔族或是魔族後裔才能被稱為魔物。

蘇旭忽然想起慕容遙的師弟師妹們提及韓曜的家人都死在魔修手下,他們提到他的母親和舅舅,卻不提父親。

他的情況難道與自己相似?

秦蕭說完這件事就準備離去了,顯然不想在萬仙宗這地方多待一時半刻。

“來日仙君若法駕淩雲城,秦某必然掃榻相迎。”

男人輕歎一聲,俊朗眉目中透著幾分蕭索。

他身側垂落的廣袖無風自動,手背上蔓延的冰白色的劍紋倏然亮起。

絲絲縷縷的霜白光霧在空中浮現,霧中露出那把狹長纖細的刺劍,劍身上纏繞著冰霧,空中盤旋起泠泠霜花,寒氣四溢。

他顯然也不準備和其他人打招呼告辭了。

“……”

這一刻,蘇旭真的很想要告訴他真相。

她對秦海沒有半點好感,然而至少秦海的死已經了結,他父親應該知道殺子仇人已死,也放下這樁心事。

可是,她真的不能解釋自己為什麼能殺掉魔修。

而且她自己都說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難道要說“我素未謀麵的母親可能是個很厲害的大妖,所以我修行一日千裡,靈力多的用不完,每天躺著睡覺都能變強,雖然他們都說那魔修很強,但那是因為他們太菜了,我隨便一個火係靈訣能把山都燒成平地,何況一個垃圾魔修呢。”

這也太離譜了吧。

蘇旭內心糾結不已,最終還是咬牙吞下了真相,“我……隻要我見到那魔修,必然留下他的性命,為秦海師侄和王長老報仇。”

秦蕭很平靜地看了她一眼,既不表示感慨感謝也不表示你實力不夠彆去送死。

他什麼都沒說。

砭骨寒風掠過竹海碧波,一道霜白色的劍芒衝天而起,很快沒入遠方的天穹中消失不見。

蘇旭:“……”

現在看來,之前那什麼認識自己父親的說辭,確實是胡扯的沒錯。

她其實並不喜歡彆人拿父親來說事,不過這種情況也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秦蕭剛才那什麼歡迎她去淩雲城做客的話,給了她一點靈感。

韓曜的老家就是淩雲城紅葉鎮,自己完全可以去一趟,說不定就能找到些線索。

她先回到靜心殿門口,這裡的人散了大半。

那些長老們告誡了幾句,讓大家不得將此事外傳,說完也很快離去了。

幾個桃源峰的弟子圍著韓曜,似乎相談甚歡。

——主要是那些少年少女在嘰嘰喳喳說話,韓曜倒是很認真地聽著,關於他的大師姐和其他幾位師兄師姐感情多麼深厚,一直說到最後兩位。

“當年何師叔和陸師叔入門的時候年紀還小,玉雪可愛的一團,聲音也軟軟的,蘇師叔抱著他們,我還見過陸師叔騎在蘇師叔的脖子上……”

“是啊,蘇師叔手把手教他們寫字練劍……”

幾個年輕人說著說著神情有些黯然。

旁邊有兩個玉女峰弟子聽到了,其中一人冷哼道:“那兩個叛徒心狠手辣,殘害同門,人人得而誅之!蘇師叔才是好手段,竟養了兩隻白眼狼!也不知來日會否反咬她一口!”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