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峙(1 / 2)

推荐阅读:

那人一番譏諷沒討到好處隻能作罷。

她也知道自己是晚輩,縱然不情不願,也隻能側身讓道。

蘇旭也懶得和她多說,轉身招呼韓曜走人。

靜心殿坐落在斬龍峰峰頂,除了挑選弟子進入內門之外,六峰首座也在此集會,決議宗門大事。

大殿脊飾琉璃,門扉敞開,內部極為寬闊,墨黑的雲石地麵莊嚴肅穆,十數根銅柱刻滿銘文,在日光照耀下熠熠生輝。

六座玉台踞於高處,那是首座們的席位,如今悉數空懸著。

幾位長老站在大殿當中,他們麵前有十餘個年輕弟子。

這些有的來自桃源峰有的來自斬龍峰,還有的來自外門執事堂——都是王長老的親傳弟子。

他們昨日都與秦海或是王長老有過接觸。

若無意外,蘇旭大概是這些人當中唯一一個知道真相的。

但她也不虛,畢竟秦海和王長老的死確確實實與她無關。

就算她沒有去聽牆角,那兩人的談話內容大概也不會有變化,豈不是一樣會死。

當然,假如她在桃源峰上答應了秦海,結果興許會有些不同。

蘇旭卻覺得自己沒必要為此負責,她怎麼可能預料到這種事。

再說,如今殺人的是魔修,她還將魔修宰了,甚至算是給秦海和王長老——以及所以被魔修謀害過的人報了仇。

“蘇師妹。”

“想必這位就是韓師弟——真是少年英才。”

那邊的長老們本來正向弟子們問話,看到了走進大殿的兩人,頓時轉向他們。

年輕的弟子們紛紛俯身,問候時有口稱師叔師伯的,甚至有喊師叔祖的。

“想必蘇師妹和韓師弟已經知曉發生了何事。”

一個滿頭白發、麵目慈祥的長老歎道,“王長老的結魂燈已滅,淩雲城秦家也傳來消息,確定秦海身隕,此事竟發生在山中,實乃宗門不幸。”

內門六峰都設有秘境,秘境中都會有一座命緣池,水上懸浮千百盞結魂燈,有專人看守。

萬仙宗弟子入門做登記時,都會被在體內打入一道靈力,點亮其中一盞燈。

新的燈盞會從池底浮上水麵,自此長明不滅,倘若熄火,就意味著有人身隕,亦或是此人被宗門除名。

外門弟子並沒有結魂燈,但王長老曾經也是內門弟子,隻是授命去執事堂當長老罷了。

秦家好歹也是修真世家,這樣的家族,通常都有類似的手法,能夠遠程監測氏族子弟,甚至在他們重傷瀕死時也會有所感應,以便及時救人。

“如今師尊尚在閉關,我等也不欲因這種事驚擾他。”

這些人都是斬龍峰的長老,其中一大半都是宗主淩霄仙尊的徒弟。

“所以隻能勞煩師妹師弟,還有諸位師侄後輩們走一遭。”

蘇旭點了點頭,麵露了然,“可是因為我昨日見了秦海師侄?”

“是,正是如此,”有位長老點頭道,“師妹莫要誤會,我們並不曾——”

“那我師弟呢?”

蘇旭看了眼身旁的韓曜,“我記得我與秦海師侄見麵時,我師弟並不在旁邊,後麵我們兩人一道回住處,秦海師侄也早早回斬龍峰了。”

韓曜見那幾位長老的視線掃過來,頓時點頭,“我昨日並沒有見過秦海,隻是聽說他來了桃源峰。”

“這。”

一位長老猶豫道,“是我們聽說——”

“韓師叔曾是執事堂弟子,與我六弟在一處修行。”

入口處傳來一道清脆的女聲。

眾人回頭,隻見斬龍峰的孫長老帶著兩個弟子姍姍來遲。

那兩個年輕人身上不曾佩戴任何武器,唯有被袖口半掩的手背上,蔓延著一道瑰麗的紅痕。

他們逆光而立,雙手籠在陰影中,朱紅色的塗痕竟然隱隱泛起一絲光芒。

“這是誰?”

有桃源峰弟子小聲驚歎道:“……他們都契合了本命法器。”

“那是秦瀚師兄和秦瀾師姐。”

旁邊的斬龍峰弟子也壓低聲音解釋道,“是秦海師弟的堂兄堂姐,那是孫長老,秦海師弟就拜在他門下。”

“聽說韓師叔與我六弟有些舊怨。”

秦瀾轉過頭,麵沉似水道:“六弟年輕氣盛,為人衝動,興許是得罪了韓師叔……”

“不用‘興許’。”

韓曜打斷了她的話,“自從進入執事堂,再到數日前的瓊台之試,秦海屢次向我發難,隻是,如果我想殺他,你以為他還能活到進入你們斬龍峰?”

此言一出,滿殿嘩然。

那些年輕弟子們悉數傻眼,下巴都要驚掉了。

饒是長老們見多識廣,與無數罪大惡極的魔修妖族交過手,但是,還從未見過有哪個正道弟子,在同門前說出如此囂張凶殘的言論。

“如此說來,你是承認你對他起過殺心?”

秦瀚冷冷地看著他,“韓師叔實力強橫,昔日在外門大比中擊敗過六弟,也不過用了幾招的時間——”

“你是聽不懂人話麼?”

韓曜再次打斷了對方,“我說了我根本沒想過殺他,否則他早死了。”

孫長老似乎也看不慣這人的態度,再加上秦海好歹是自己的弟子,因此捋著胡子搖頭道:“韓師弟此言差矣,你知道秦海出身世家,如何能輕易對他出手落人話柄?”

蘇旭聽得直皺眉頭。

這些人上來就亂扣帽子,仿佛有什麼十足的證據一般,旁邊那些弟子本來都滿臉莫名,如今也有些將信將疑了。

而且韓二狗這傻瓜又蠢得口出狂言,隻顧耍帥說些沒有用的屁話。

“我再說最後一遍,我們有仇不假,他死了我心中也沒有半分難過,但這和我沒有關係,他那種人我也不是沒見過,任他如何嫉妒憎恨我,我也隻將他當成路邊的瘋狗。”

韓曜本來也不是好脾氣的人。

他現在也聽出來了,這些人就是要栽贓給他。

“否則,管他是什麼九流家族的子弟,我照殺——”

殿中驀地卷起一陣寒風。

沉重的靈壓彌漫開來,許多弟子下意識後退,甚至有人難以喘息,不由捂住胸口。

大殿入口處毫無征兆地出現一道人影。

那人身材瘦削,遠看挺拔如竹,周身彌漫著蒼涼蕭索的冷意,舉手投足間,迫人的氣勢宛如驚濤駭浪般襲來。

“黃口小兒好大的膽子,竟敢辱我秦家——”

他單手捏著一把細長刺劍,劍身輕薄得近乎剔透,纏繞著一陣白色的冰風,周圍飄起點點晶瑩的霜花。

那人手腕一動,一道凜冽弧光就宛如驚雷般爆現。

空中寒氣四溢。

白亮劍芒風馳電掣般飆射而來!

然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那看似勢不可擋的寒冷劍芒,飛馳了數米之後,就仿佛被無形的屏障所阻隔,硬生生地停滯在空中。

下一秒,空中倏然浮現出一片璀璨的金光。

無數金色光絲穿插勾連成層疊符文,交織成一麵堅不可摧的結界。

“那是什麼法訣?”

“竟沒見過呢。”

殿中弟子們的竊竊私語猛然停止。

金光結界倏然炸得粉碎,門口的男人臉上浮現出冷笑,隻是笑意很快僵在臉上。

——劍芒也分裂消融,很快又由無數散碎光點重構拚合,重新化成了霜風纏繞的白光,隻是調轉了方向,直直奔向那先前出招的人。

男人輕輕一揮劍,打散了那道劍芒,隻是腳下也稍稍後退了一步。

“蘇仙君名不虛傳,好大的本事。”

他冷哼一聲,神情愈發冰冷。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