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索(1 / 2)

山間再次下起了微雨,濛濛細雨連續不斷,宛如水幕般傾瀉而下。

桃花林仿佛蒙上了一層霧氣,朦朦朧朧看不真切,越發顯得飄渺如仙境。

蘇旭:“……”

這場雨不太對勁。

她佇立在桃林中放出了神識。

天地間回蕩著淅淅瀝瀝的落雨聲,神識不斷向外擴散,如同浪潮般覆蓋了整個峰頂,雨中嬌豔欲滴的桃花,縱橫交錯的石徑,涼亭中談天的弟子們。

神識籠罩的範圍瞬息間就擴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所感知的事物越來越多。

這力量悄無聲息地遊走,在雨幕中穿行飛翔,如同一陣微風,將所過之處點點滴滴每個細節,都悉數反饋回蘇旭腦海中。

沒有任何人感到異常。

直到那個佇立在山崖邊緣的少年,若有所覺地轉過身來。

他的黑發被雨水打濕,細碎雨珠在長睫上搖搖欲墜,幽黑的眼眸卻似是被什麼倏然點亮。

“蘇旭?”

那雙眼睛黑得深不見底,像是能將人攪碎的漩渦。

“……”

他們明明相隔千米之遙,蘇旭卻覺得對方的視線直直看進自己的心裡。

雖然說她並未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但是其他的築基境弟子都感覺不到分毫,他竟然能第一時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甚至能分辨出是誰。

蘇旭都沒法想象他是怎麼做到的。

她說不清這一刻的感覺,嫉妒,憤怒,迷惑,茫然——

難道,那些所謂令人討厭的氣息都隻是表麵原因,真相不過是她氣量狹小?

所以她才想要找出證據,證明韓曜是個魔修?

她一向愛護照顧師弟師妹們,悉心教他們法術,為他們解惑,隻因為心裡清楚他們縱然聰明也比不過自己,如今遇到一個比自己更加有天賦的人,心中就危機橫生妒意迭起?還將此歸為對方並非人族又身懷邪惡力量?

真是這樣嗎?

我當真是這樣的人?

蘇旭迷惑地收回了神識,望著自己的雙手出神。

“你怎麼了?”

半晌,身後傳來少年透著清朗的嗓音,不及成年男子的低沉有力,卻也頗為好聽。

蘇旭默不作聲地轉過身。

韓曜站在丈許開外的石徑上,他換了簇新的衣服,玄色外袍修身剪裁,衣擺碧桃盛霞,越發顯得身姿筆挺。

樹上枝椏橫生,繚亂桃花半掩著少年英俊的麵容,他額前垂落的發絲又沾了雨水,莫名多了幾分憂鬱氣質。

蘇旭早就感知到他朝著自己這邊靠近。

隻是,她先前都收了神識,這小子竟然還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九師弟。”

少女垂下視線,語調生疏卻也不失禮,“我以為你在修行。”

“是,”韓曜點了點頭,“師尊教了我喚雨之術。”

蘇旭:“……這雨是你的手筆?”

少年反問道:“你看出來了?”

這就是承認了。

蘇旭不是水靈根,所以沒學過也不可能學會水係靈訣,不過,喚雨控雨這類的法術,絕非是練氣期修士能夠掌握的,甚至尋常的築基境弟子,也未必能使得如此完美。

“師弟的喚雨之術十分完美。”

她不由誇讚了一句。

一個靈訣使得好不好,並不會因為自己是否討厭施術的人而改變。

韓曜看上去卻有些迷惑,“可是你依然發現了,那就說明這靈訣我用得還不夠好。”

蘇旭:“……喚雨是否成功,標準並非被發覺真假,而是水量是否均勻、是否能長久持續降雨,難道師尊沒告訴過你嗎?”

今日天色恰好有些昏沉,整個桃源峰都籠罩在蒙蒙細雨中,其他幾峰的人必然能發現端倪,因為他們那邊沒有雨水,不過他們也會理所當然認為這是有人在練習法術。

隻是,他們絕對想不到施術人還是初學者罷了。

“師尊教了我許多靈訣,卻很少講解,閒暇時還見了另外幾位師兄師姐,除了三師姐不在宗門,其他人我都見過了。”

韓曜停了停又道,“方才,師尊說他身上的傷又犯了,就要先去休息了。”

蘇旭早猜到會是這樣,聞言也沒有生氣。

謝無涯收徒是因為邽山君的信物,然而,這位師弟如此天才,傳音訣看一眼就能學會,其他的同等法術恐怕也差不多,沒有哪個老師會不喜歡他。

說實話,魔門要派奸細進入萬仙宗,也不該找個這麼惹眼的家夥。

一個三靈根天賦優秀至此,怎能不惹人懷疑?

師尊既然教他教得開心……也好。

“你可還記得他們說的驚鴻山一戰?”

蘇旭看對方點頭,這才繼續道:“師尊不僅傷在離火王手下,而且傷得極重,險些隕落,他們卻隻大肆宣揚師尊如何全身而退,要揚我宗門威名,告訴世人,仙宗不止有淩霄仙尊——致使後麵的許多年裡,師尊多次被人請出山,和大妖甚至妖王再度交手,大概是因為這個,他的傷勢一直不曾痊愈。”

韓曜沉默片刻,“怎會這樣?”

蘇旭知道他並不真的需要自己回答,也就沒有說話。

峰頂的桃林籠罩在薄霧中,天地間傾瀉的雨絲織成細細密密的水簾,模糊了少年沉思的麵容。

半晌,他慢慢開口,語氣帶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意思,“這裡果然和我想象的不同。”

蘇旭倒是隱約猜到他想說什麼,“你也說了,那是想象。”

“這裡的許多人,並非我印象中修士應有的模樣。”

韓曜似乎已經習慣她的拆台,不以為意地繼續道,“我在執事堂時,觀身邊有些人的言行舉止,我就在想,他們當真是修士麼,為何——”

“為何如此趨炎附勢,向諸如秦海之流諂媚討好,盼望著能得點好處,自己埋頭修煉不行嗎?”

蘇旭接上了他的話,不待對方繼續發問就道:“其實並非每個有靈根的人埋頭修煉就能出成果,而且,無論在哪裡,做什麼,總有人想要走捷徑,這其中也有些不擇手段的,你遇到的那些,也並非個中翹楚。”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看一眼就能學會頗有難度的法訣。

蘇旭停了停,“師弟你大概也體會不到他們的想法。”

就像曾經的我一樣。

她這麼說著,感覺心中隱隱約約明白了些什麼,一時卻不太清晰。

韓曜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深邃黑眸中冷光一閃,“秦海來找你的麻煩?”

蘇旭知道秦海來找茬的事很快會傳遍桃源峰,也不需要隱瞞,乾脆實情說了。

“他竟然那樣說你——”

韓曜聞言愕然片刻,頓時滿懷嘲諷地輕笑一聲。

“那些人的腦子都被沒用的東西塞滿了,我原以為既是冀州第一仙門,縱然是外門弟子,也不該如此不堪,在執事堂的幾個月可算是漲了見識,如今你說起師尊的事,看來內門的人也沒什麼區彆,嘴上說是要揚宗門威名,不過是心裡畏懼妖族,不敢親身出戰,隻得勞動師尊罷了。”

蘇旭倒是沒料到他想到了這一層,“這話彆在那些人麵前說。”

少年扯了扯嘴角,有些不屑地道:“這有什麼說不得的?”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