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門(1 / 2)

蘇旭:“……有人指點過你這法術?”

“嗯?”韓曜滿臉坦然和問心無愧,“就是你啊。”

“但我沒教你如何調整靈力,最多隻是給你展示了一個手勢。”

而且也就那麼一會兒。

正常情況想要學法訣的手勢,都是師父掰著徒弟的手指,一點一點調整,而且還要多次嘗試。

當然,這是有師父的、並且和師父關係不錯的人才能享受的待遇,那些上大課的弟子,就隻能看著授業長老擺出的手勢,課下回去翻書琢磨了。

——即使如此,在課堂上,長老給他們展示手勢的時間,也要遠遠長於剛才那一會兒。

“之前學靈訣的時候,他們說過,手勢就是為了引導靈力。”

韓曜疑惑地皺眉,“隻要手勢做對了,靈力就會自發調整至所需的狀態——他們是這麼說的。”

他肯定是學過自然術法靈訣的,否則也不可能在外門大比中獲得那麼多勝場。

這人不怎麼認字,那肯定不是看書學的。

外門八堂都有長老向弟子授課,隻是他們的開課頻率很低,而且參與人數眾多,可能一兩個月才有一次,而且基本上沒有提問的機會。

剛才那句話顯然就是授課長老說的,話沒錯,但那是理論上的理想情況。

大部分時候,手勢起的引導作用隻占一部分,修士必須再自行運轉靈力,從輸出到操控,都有一套程序,不同的法訣需求不同。

“……”

蘇旭心情複雜,“好,你說得對,大概是我道行不夠吧,不過現在你該走了。”

這人要麼是個絕世天才,要麼他早就會了這個法術。

但他確確實實隻有練氣境的修為,再說,如果他真是魔門派來的奸細,必定會竭力隱藏自己,就這樣暴露出來豈不是惹人懷疑?!

那邊新弟子已經重新聚集起來。

他們即將被帶領進行桃源峰半日遊,被告知如何領取丹藥靈石、修業場所和山中溫泉藥浴的地點等等。

蘇旭讓韓曜先去做登記,才扯著他走到嚴贏和趙菱旁邊。

“我師弟初來桃源峰,還要拜托兩位,讓他與新入門的師侄們一道,先熟悉我門中事物規矩,他年紀尚小,若有冒犯還請擔待。”

這倆人都不傻,自然不會問師叔你怎麼不自己帶他。

“這是應該的,”兩人連忙點頭,“隻是我們法器簡陋,禦空之術也是了了,要讓韓師叔見笑了。”

韓曜下意識看向蘇旭。

後者不太想理他,耳畔卻倏然傳來少年有些委屈的聲音,“他們在說什麼?我要說什麼?”

嚴贏和趙菱渾然不知這位韓師叔現學現賣,正在對另一位師叔進行傳音。

蘇旭:“……”

罷了,不能讓他損了師尊的顏麵。

於是韓曜又獲得了援助,“師侄們過謙了,誰人不知道兩位精擅禦物,又有竹骨和流螢這等寶物在手,今日也總算有幸一觀。”

兩人都知道這是客套,但臉上還是露出笑容。

他們看出韓曜有練氣境的修為,而且靈力純正,顯然修的是本門功法。

今天似乎又是他新入門的日子——那就不是直接被招入內門的普通人,而是通過考核的外門弟子了。

他們倆在內門六峰不算是小人物,但更加出色的同輩比比皆是。

兩人心裡清楚,自己並未出名到一個外門弟子都知曉他們法器的程度。

韓曜今日剛入門,若非是謝首座告訴他的,就隻能是蘇旭說的。

兩相比較,當然是後者可能性更大。

蘇旭和韓曜之前一直在交頭接耳,兩人就腦補成蘇旭介紹了他們兩個,大概又將他們的法器稱為寶物,心中頓時歡喜不已。

“韓師叔請跟我來。”

趙菱向蘇旭笑了笑,轉身召喚出本命法器流螢,並招呼大家站上去。

那是一柄巨大的團扇,雪白的牙雕扇柄有丈許長短,圓形的扇麵直徑超過兩丈,上麵繪著青山綠水,雲霧縹緲,層峰疊嶂,一道山澗飛瀑傾瀉而下。

幾個並未修煉的新人麵露猶豫。

趙菱笑著說道:“諸位放心,我這法器沒什麼特彆的,隻是勝在禦風平穩,飛得很慢,最適合帶著人遊山玩水。”

然後,新人們才發現,扇麵上的畫圖似乎是活的。

山間的霧氣緩慢彌散,瀑布的水花飛舞四濺,水潭中漾開一圈圈漣漪。

一時間驚歎聲此起彼伏,許多人都眼露豔羨。

幾個外向活潑的姑娘已經湊過去詢問法器煉製,還有人雖然驚訝卻也有些不以為然,小聲嘀咕這扇子雖然漂亮,卻比不上禦劍威風淩厲。

萬仙宗並非劍修門派,但因為開派祖師和幾任宗主都是劍修,所以如今也是劍修居多,有些人也認為劍修才是正道。

蘇旭對這些說法都很不屑。

這世上總有些傻瓜,永遠被拘束在條條框框之中,還非要彆人像他們一樣。

流螢已然升空,果然飛得十分平穩,而且周邊升起一圈靈力壁障,保證不會有任何人摔下去。

新人們嘰嘰喳喳的聲音也慢慢遠去。

庭院裡依然十分熱鬨,做完登記的弟子們開始收拾東西,好多人都在閒聊。

蘇旭望著忙碌或清閒的同門晚輩們,“你相信有人能在一瞬間學會傳音訣嗎?”

“自從認識了師姐,見了諸多奇事,我也沒什麼不信的了。”

身後傳來一道低沉柔和的男聲。

蘇旭回過頭去,“你怎麼直接來找我了,結束修行回山第一件事不該是補覺嗎。”

“我已經見過師尊,又感應到你在附近。”

青年身姿修長,容貌俊美,臉上的神情卻頗為認真。

他的儀態極為端莊,腰背挺得筆直,玄色外袍上刺著一枝精美桃花,衣擺在風中拂動,灑金花瓣映出點點星芒。

——正是她的二師弟範昭。

同為謝無涯座下的親傳弟子,兩人相識年歲最久。

十餘丈高的半空中。

在乘風飛翔的團扇之上,新入門的弟子們嘰嘰喳喳地說著話。

忽然,有個姑娘驚呼一聲:“咦,是我看錯了麼?那人怎麼忽然出現在院中了?”

“啊,那是首座門下的範師叔。”

趙菱解釋道,還稍微揚起了聲音,似乎是故意讓韓曜聽到,大概是覺得他可能還不認識這位師兄。

“和他說話那人是他的師姐……”

院中水杉樹亭亭如蓋,蔥蘢枝葉在風中搖曳,一地盈盈綠蔭裡,那兩人相視而笑。

他們身邊升騰起一層結界,隔絕了話語聲。

韓曜:“……”

他們聊了那麼久,他還從未看過蘇旭露出那種神色,輕鬆愉快,且充滿了信任。

耳邊驚歎和詢問聲此起彼伏。

興許是風聲凜冽的緣故,一切都變得有些模糊了。

事實上,蘇旭知道韓曜在看自己。

修為到了她這種地步,感官已經極為敏銳。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