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音(1 / 2)

兩人離開了碧海閣,在桃花林的石徑裡漫步。

“那字是怎麼寫的?”

身後的少年走到她身邊,“他給我的新名字。”

蘇旭:“你不識字?”

也對,哪怕隻讀過啟蒙書籍,也能給自己起個稍稍像樣的名字吧。

韓曜點頭又搖頭,茫然道:“我在學堂外麵偷聽過夫子講課,隻會寫幾個字。”

這一刻,他倒是比初見時的模樣順眼多了。

蘇旭看了他一眼,“那就找時間認字,你先前在執事堂,早該有時間去請教同門或是長老的。”

畢竟外門弟子經常一兩個月才輪到一次授業講課。

韓曜:“……他們不願和我說話。”

蘇旭也不問原因,“那你就該想想為何會這樣。”

少年搖頭,“我又不是那些世家弟子,沒什麼可孝敬他們的。”

世家弟子也不需要求著他們教認字,這本不是難事。

蘇旭暗道這人要麼是裝的,要麼就時精時傻,又聽他問道:“世上的很多事是否都不公平呢?”

蘇旭:“……許多天靈根地靈根的人都隻能當個普通內門弟子,你這三靈根,拿著一個妖族的信物就能拜在師尊座下,你隨便問問這裡的人,看他們可覺得公平嗎?”

外門弟子都是三靈根,故此要通過艱難的考核才能進入內門。

兩人行至道路儘頭,前方有一座掩映在桃林中的庭院。

院中的前庭本是一片鋪著青磚的空地,此時擺了幾張長桌,上麵鋪著登記身份的書卷,周圍人來人往十分熱鬨,四周石牆堆砌,牆上蔓生著翠綠的薜荔垂蘿。

院子裡聚集了不少新晉弟子,有些是從靜心殿來的,有些則是從山外招來的新弟子,因為雙靈根直接被分入了桃源峰。

新人們今天會被前輩帶著熟悉環境,平日修行上課的場所再到後山溫泉等地,悉數轉一圈。

“……”

兩人尚未進去,隻是站在外麵遠遠看著。

蘇旭本來以為這小孩會忍不住發怒,或者至少反諷兩句,沒想到他似乎並不生氣,隻是滿臉莫名地問,“什麼妖族?”

“就是給你信物的邽山君。”

蘇旭看他依然一臉迷惑,“你不知道他是妖族?那你現在知道了,凡是什麼什麼君的,尤其是中間帶個山字,全都是大妖。”

韓曜倒是一臉受教地點頭。

“不過這事兒不要亂說,畢竟這些年來,中原仙門和妖族勢成水火,若是落到有心人耳朵裡,還指不定怎樣編排師尊呢。”

蘇旭伸手指了指前麵,“這是離愁軒,今年入峰的新人都在這裡,你進去和他們一起聽聽,省得什麼也不知道。”

此時,院裡有人正在科普桃源峰,正講到他們偉大的首座本人。

“我們首座師從前宗主九玄仙尊,是現宗主淩霄仙尊的師弟。”

“宗主已晉入大乘境界,我們首座則臻至渡劫,隻比宗主低了一個大境界,其餘的幾峰首座皆是化神境,先前有幾位渡劫境長老也在與妖族大戰中隕落了。”

練氣,築基,金丹,元嬰,靈虛,化神,渡劫,大乘。

八個大境界,越是向上晉級越為艱難,尋常的修士能晉入築基已是難得。

一眾新弟子聚精會神地聽著。

那些因為雙靈根而直接被分入桃源峰的新人,並非修真世家出身的、對宗門內部知之甚少的,聽得更為認真。

講話的是一男一女,他們站在台階上,隻用了一個簡單的風係靈訣,就讓聲音清晰地傳到每個聽者的耳中。

蘇旭也認識他們,這倆是尹長老的親傳弟子,尹長老是負責向桃源峰弟子授業的長老之一,她的愛徒們就負責接引新人。

“……”

她不曾隱藏身形,那兩人都看到了她。

蘇旭微微搖頭,他們頓時移開目光,繼續之前的演講。

“首座不喜殺伐因此鮮少出手,不過,百多年前,我中原仙門與妖族在驚鴻山大戰,首座從離火王手中救下數百修士,又全身而退,從此揚名九州。”

妖王之名震懾力極強。

新人們頓時紛紛倒吸冷氣,臉上浮現出幾分懼怕。

“他,首座,他贏了嗎?”

有個小男孩囁嚅著問道。

台階上的青年微微搖頭。

“那些妖王比大妖們厲害無數倍,都是千歲萬歲的老妖怪了,離火王也是如此,死在她手下的修士不計其數,當年天星穀和映月宮掌門都是渡劫境大能,相繼隕身於她手中,肉身焚毀神魂潰散——”

他這麼說著,眼中也有懼色一閃而過。

“妖王是怎樣的存在?”

在眾人沉默的時候,韓曜有些突兀地開口問道。

經過許多比試又爬了瓊台的人,大多數都比較狼狽,沒有幾個衣裝整齊的,他站在其中也不算特彆招眼。

隻是,那些從靜心殿來的外門弟子看到了他,不少人麵露驚異。

“中原以西的地界是為大荒,由諸妖王割據。”

台階上的女子答道。

她多次接引新人,新弟子們對此有疑惑也正常,“尋常妖族也有強橫之輩,然而他們終究是可以戰勝的,妖王們則不然。”

妖王們的存在,直接導致大荒與中原戰力傾斜,因為能製衡他們的人族修士極少,或者說,遠遠少於妖王的數量。

而且,妖王們幾乎是不死不敗的。

他們有些是集天地靈氣所生的神物,能從自然中汲取力量,有些則是出身平凡的妖獸,但硬生生憑著後天修煉,成為妖神般的存在。

“當然,如今妖族內鬥極為激烈,諸位妖王及其麾下勢力紛爭不休,隻為角逐妖皇之位,因此大荒一派混亂,鮮少危及中原。”

那兩人繼續講解道。

驚鴻山事件,起因也是在大荒和中原邊境交界處,妖族和當地修真人士有所摩擦,最後事態惡化演變成戰役。

“所以妖王就是不可擊敗的存在了?”

韓曜輕聲詢問旁邊的大師姐。

“——亦或是,他們的敵人唯有同類?”

蘇旭點頭又搖頭,“我曾問過師尊同樣的問題,他說,妖王們堪稱此界神靈,在戰力方麵,非同族不可及也,然而,也有些高明的修士,諸如我們宗主那樣的大能,曾戰勝橫山王和裂蝕王而成名,再者,在現世之外,也有讓妖王們忌憚的存在——那些沉睡在裡界的古老魔族。”

兩人小聲說話時,那邊忽然又響起一道聲音。

“現今離火王勢強,前些日子,她麾下部眾與嘯月王勢力開戰,據說大獲全勝,嘯月王輸掉了碎雲冰原以南的朔風城。”

新弟子當中有個小姑娘忍不住說道。

眾人紛紛看了過去,女孩有點不好意思,“我,我家在雍州西邊兒,距離大荒北境不過一日路程,我們那邊妖族不少,消息傳得也快。”

台階上的兩個前輩對視一眼,顯然他們都不知道這消息。

“這樣看來,她倒是如今領地最大的妖王了。”

他們低聲說了幾句,其中一人又揚聲道,“諸位師弟師妹也不必憂慮,我仙門中人所求道法自然,若因憂患生死畏懼強敵,必將失去本心,有礙修行。”

這話聽上去有些無力,但道理是真的。

蘇旭聽謝無涯講過不少案例,譬如某些人曾經如何少年英才,卻敗在某個妖族手上,勉強撿回一條命,再不敢對陣強敵,從此也毫無進境。

她對這些倒是沒什麼感覺。

或許是無所留戀的緣故,無論對上妖族還是魔族,亦或者人族,能贏最好,贏不過也就是一個死。

“諸位雖然未曾拜師,但算作你們授業長老的記名弟子。”

那兩人繼續解釋。

這一屆新弟子會分至他們師尊尹長老手下,往後在內門六峰中,可以此輩分自居。

“對首座的親傳弟子們,要以師叔稱之,其餘人以師兄師姐相稱。”

桃源峰的幾位長老,都是上任首座的弟子,上任首座是謝無涯的師兄,同樣是前任宗主九玄仙尊的徒弟。

所以長老們在謝無涯麵前要稱他為師叔,自己算是他們的師妹。

蘇旭已經很習慣了,彆說對著白發蒼蒼的長老喊師兄師姐,就算是叫師侄都不在話下——畢竟其他幾峰還有外門當中,確實有不少這樣的人。

此時,庭院中集會的弟子已經散了,新人們在一邊做登記,被分配宿處。

“對了,韓二狗,你也要住到桃源峰。”

蘇旭對這套流程倒是熟悉,畢竟師弟師妹們新入門時都是被她帶著,“需要我陪你回以前的居所搬東西嗎?”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