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門(1 / 2)

這人不對勁。

蘇旭心中陡然生出戒備。

他沒有散發絲毫敵意更彆提殺氣,然而她就是感覺渾身難受,像是被什麼藏在陰影中的妖魔暗中窺伺。

蘇旭強忍著不適,一把攥住少年的手臂,“跟我走。”

韓二狗猝不及防被抓住了胳膊。

這幾日連續幾十場戰鬥,突然來這麼一下,他幾乎反射般地想要還手。

不等他有所動作,一陣令人作嘔的眩暈感忽然襲來。

四肢仿佛被莫名的力量拉扯,周圍的景物模糊逆卷成一團,接著倏然明亮起來。

兩人已經站在一片爛漫桃林中。

韓二狗從未見識過這種法術。

“這是怎麼做到的?”

碧桃嬌妍綻放,粉白花海燦若朝霞,數十座精美閣樓隱於飄渺雲霧中。

一條清澈至極的溪流自山巔蜿蜒而下,附近幾道青石鋪就的小徑幽深曲折,蔓伸向桃林深處。

“請在此稍候。”

蘇旭根本不回答他,丟下一句話就走了。

經過花枝沉墜、重重掩映的桃樹,沿著腳下的石徑行至儘頭,有一座碧瓦飛簷的精巧樓閣,門匾鎏金行草,上書碧海閣三個大字。

垂簾在微風中卷起,露出布置古雅的內室,還有斜臥看書的男人。

“師尊。”

蘇旭俯身行禮道,“我把你要的人帶來了。”

桃源峰首座修行多年,如今已經有五百歲,外貌卻是清雋俊美,而且笑容溫和,讓人見之就心生親切。

“小九對他感覺如何?”

這是她的小字,除了已逝多年的父親之外,唯有師尊會這樣稱呼她了。

蘇旭不急著回答問題,“師尊是否早就知道他有問題?所以才讓我把他截住?”

她想了想又道:“外門有弟子數千,師尊為何能注意到他?”

除了容貌有些招眼,韓二狗表麵上和常人無異。

當時兩人相距很近,他又剛剛掙脫了縛龍索,蘇旭才感受到對方身上那種氣息陰邪、充滿壓迫感的力量。

“不錯,他若進入靜心殿容易生出事端。”

男人垂眸道,“他身上有我故人信物,去年他甫一入門,即使身在外門執事堂,我也有所察覺,因而早早注意到此人。”

“既是這樣,他身上那種氣息——是修習了什麼魔門功法?”

這裡有數道法訣加護,外界絕對不可能聽到裡麵說話,因此她也無所顧忌。

“我還不太確定,”他沉吟一聲,“待我和他聊聊吧。”

他不曾有任何動作,隻是靜靜坐在原地。

片刻後,門口的垂簾卷動,韓二狗走了進來。

少年抬頭打量了一下四周。

書房內裝潢彆致,桃木架案氣息古雅,兩側窗扉半掩,露出一角嬌豔的桃林花海,案幾上擺著一座掐絲花繪金爐,凝神香的銀霧飄遊而出,那氣味清淡中泛著一絲溫和的甜意。

他隻覺得神清氣爽,靈力恢複都快了些。

俊美儒雅的男人坐在案前,一席廣袖玄色華服如雲逶迤,衣角金線繡出灼灼碧桃。

那個美貌明豔的少女,正安靜地垂手肅立在一旁,丹紋朱袖的輕薄紗衣上,蔓延著同樣精美的繡紋。

少年眨了眨眼睛,看向前者:“是你傳音喊我來的?”

“放肆。”

蘇旭皺眉道,“如此言行無狀!”

其實她並沒有那麼在意規矩禮教。

但興許是那種邪惡氣息的緣故,她對姓韓的印象極差,因此對方一舉一動都極為礙眼。

更彆提她在人前向來端莊,哪怕裝也裝出一副禮貌溫和的模樣,自從遇到這家夥,就開始控製不住地原形畢露了。

“無礙,”旁邊的男人輕聲打斷了她,“韓小兄身上的玉環,可否借我一觀?”

他故意用這樣的稱呼,甚至願放低身份與對方平輩論交,或者至少在這件事上,不想擺出宗門前輩的姿態。

韓二狗不怎麼通人情世故,也隱約感覺到這一點。

他似乎猶豫了一下,這才將手伸進懷裡,卻不急著將東西拿出來,“你是滄浪仙尊謝無涯?你是否也是——”

謝無涯微微頷首,“正是,如今忝居桃源峰首座。”

韓二狗又看了眼蘇旭,這才慢慢點頭。

蘇旭也有些莫名地看著他,這人外袍破破爛爛,衣襟大敞,似乎已經藏不住什麼了。

下一秒,少年胸口卻驀地綻出一道白光,光芒一閃,他手中多了一塊玉環。

——竟然是放在了身體裡。

他向前走了幾步,將玉環放到案上。

蘇旭垂眸看了一眼,那枚玉環頗為厚重,而且外表光澤凝練,內裡隱有靈氣氤氳,裡側雕有魚鱗紋,邊緣襯著繁複的卷雲。

謝無涯一手調轉玉環,將下方朝上,指尖撫過末端翻卷的魚鱗紋,赫然有兩個小小的篆字亮了起來。

字符始末筆畫與周圍的魚鱗紋連接,端的是渾然天成,若非被指出來,很難看出那裡還有字。

“昨日我曾觀你與同門比試,感應到你身上懷有此物。”

謝無涯溫和地說道,“你可知這是什麼?”

什麼昨天,不是去年就感應到了嗎。

蘇旭:“……”

就睜眼說瞎話唄。

外門大比時,最後幾日都比較精彩,觀眾成百上千,誰知道裡麵都有些什麼人。

韓二狗聽了這話,自然認為謝無涯混在其中,點頭接受了這個解釋。

“我曾幫了一個重傷的人,有人追殺他,我為他掩蓋了蹤跡,他離開之前留下了這個,說了幾個人名,讓我來日有難就去尋他們,你是其中之一。”

“邽山君——就是玉佩的主人,於我有恩,你既救了他,我理應幫你,你若有心願,但凡我能做到必不相拒。”

謝無涯認真地問道。

天材地寶,名劍法訣,靈丹佳釀。

——最好是這樣的願望,拿完了就滾蛋。

蘇旭在心中默默祈禱。

然後,她聽見韓二狗的聲音響起:“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蘇旭的祈禱停止了。

萬仙宗是冀州第一仙門,在整個中原也赫赫有名。

六峰首座威震大江南北,皆是有通天之力的大能,這是人儘皆知的事。

然而,內門六峰中的大多數人,都是長老們的記名弟子,由長老們定期集體授業和考較,其餘時間,隻能自行修煉。

門中也定額發放各種丹藥、並開放後山靈泉允許他們進行洗髓藥浴,偶爾也會根據考較成績送出珍貴的材料,以助其中傑出者打造法器。

尋常內門弟子隻有努力修煉,競爭過同門,才能獲得更多的機會。

桃源峰有數百弟子,首座卻隻收過八個徒弟。

謝無涯收徒挑剔,對徒弟卻十分大方,彆說各種高深的靈訣劍招,還一手包辦了煉製法器所需的各種珍寶材料。

這家夥倒是懂得抓住機會。

蘇旭很不爽地想著,接著她想起先前在瓊台上的那一幕,“師尊。”

謝無涯神情溫和地向她看過來。

——這姓韓的指不定是怎麼回事!萬一是魔門派來的奸細呢!

仙宗修煉的正宗玄門功法,如何能有那般邪惡黑暗的氣息。

她想了想乾脆向謝無涯傳音道:“師尊三思,此人興許身具異端之力,我方才——”

“我有八個親傳弟子,他們皆是單靈根。”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