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台(1 / 2)

推荐阅读:

一場細雨剛過,天色略顯昏暗,山間雲霧縹緲,遠方的樹海翠浪在風中起伏。

千萬級雪白如玉的石階,羅列成巍峨漫長的瓊台,如同一條望不見儘頭的通天大道。

這裡是內門考核的必經之路,也是最後一道關卡。

蘇旭站在瓊台頂峰,遙望著下方微小如螻蟻的身影。

那些都是贏過數十場比試脫穎而出的外門弟子,他們正在艱難地攀爬階梯,每一步都比之前更加痛苦。

已經有不止一個人昏厥倒下了,剩下的人汗流浹背氣喘籲籲,卻都不曾停住腳步。

在萬仙宗,倘若成為內門弟子,再沒有乾不完的雜活,每月有多次長老授業,峰中還發放的仙丹靈石、千金難求的洗髓湯浴、以及給予各種試煉進修的機會,與在外門的日子截然不同。

因此,都到了這一步,剩下的路途縱然再苦再累,也沒人會主動放棄。

“……”

此時,瓊台頂峰人影晃動。

一群人從天而降,空中彩光流溢,數把飛劍相繼落下。

他們個個風姿清朗,雙目有神,身上外袍隨風卷動,衣擺繡著一條纏繞長劍的蟠龍。

這些都是斬龍峰的人,在此接應通過考核的外門弟子。

蘇旭側過頭去,“慕容師侄。”

為首的青年眉眼鋒利,麵容俊美,氣質肅然,身邊一柄典雅古樸的雙刃寬劍,劍身上鐫有篆文,鋒刃流轉著凜冽冷光。

他向蘇旭低頭。

“見過蘇師叔。”

身後的一群年輕人悉數俯首。

慕容遙師從斬龍峰大長老,也是萬仙宗宗主的徒孫。

他雖然冷漠寡言,卻實力強橫,在斬龍峰的年輕弟子中威望極高。

隻看他和身後那些人本是同門平輩,他們卻唯他馬首是瞻的樣子就知道了。

蘇旭的年紀其實和他差不多。

但她的師尊是萬仙宗宗主的師弟,輩分極高,因此內門六峰中,遍地是晚輩。

慕容遙身後隱隱傳來低語聲。

“這是哪位師叔?”

“是桃源峰謝師叔祖的首徒……”

“啊,那就是蘇旭啊,真真是仙姿玉色、桃羞李讓……”

“噓,她能聽見的!”

“聽見又如何,真心話都不能說嗎?”

“我們斬龍峰怎麼就沒有……”

蘇旭所在桃源峰弟子除外,其他幾峰的年輕人當中,見過她的不多,不認識也正常。

“師侄們安好。”

斬龍峰弟子們沉寂了一瞬,接著紛紛向她問安。

“師叔你好啊。”

“我們來接引通過瓊台考核的外門弟子,師叔你呢,來這裡散步嗎?”

“……”

“蘇師叔。”

慕容遙突兀地開口了,周圍的師弟師妹們頓時安靜下來。

“上屆會試你又不曾參加。”

內門會試也是十年一屆,參與者唯有萬仙宗內門六峰中的弟子,獎勵極為豐厚。

“那時我在閉關。”

蘇旭很淡定地回了一句,“還未恭喜師侄你奪得魁首,真是少年英才。”

慕容遙:“……”

他沉默了兩秒,“我隻比師叔虛長三歲。”

“但我沒得過會試第一啊。”

蘇旭眼都不抬,嘴上繼續胡吹海誇道:“所以,即使我比你小了幾歲,也改變不了師侄年輕又有為的事實。”

旁人耳中她似乎是在真心誇讚,慕容遙卻聽出那幾分漫不經心的不在乎。

青年臉色微沉,“師叔過譽,隻是上上屆會試你也在閉關,真巧。”

“大師兄很少說這麼多話啊……”

“他們倆,呃,認識嗎?”

“這,應當是同門之誼吧。”

斬龍峰弟子們麵麵相覷。

蘇旭對這些充耳不聞。

“既是閉關,自然是少則數月長則數年,錯過會試也正常吧。”

她說得好像很有道理,雖然沒幾個人會因為閉關而錯過會試,除非他們根本不想參加。

慕容遙微微皺眉,顯然不怎麼滿意這答案,“師叔來此作甚?”

蘇旭一點都不在乎他滿不滿意,“帶一個人,去我桃源峰。”

她說得含糊,聽者卻誤會了。

大家都以為她是要將某個外門弟子直接帶回去,成為桃源峰弟子。

不過,這種事也有前例。

經過考核的外門弟子,倘若是在內門有些關係,有的是進入靜心殿被內定挑中,還有的在登頂瓊台後就會被直接帶走,這並不算違規。

大家有一句沒一句地瞎扯著,大概過了一刻鐘,第一批人登上了瓊台。

他們臉色蒼白,汗水浸濕了頭發和衣衫,全身都在顫抖。

最後這段路,他們確實是爬上來的,大家都沒力氣站著走動,隻能用手和膝蓋艱難地向上挪,衣袍都磨得破破爛爛。

登頂後,他們才如釋重負地倒在了地上。

“終於到了!”

“我感覺我要死了……”

“我已經死了。”

按理說好歹都是練氣期修士,一口氣爬幾座山也是小事。

但瓊台有術法加持,想要正常攀登需要消耗大量靈力,到最後幾百級台階的時候,尋常的練氣期修士就沒了靈力,隻能憑體力支撐,那就完全是折磨了。

“站起來。”

慕容遙冷冷開口,並不體諒這些奄奄一息的年輕人,“去靜心殿等候。”

他們敢怒不敢言,隻能七手八腳爬起來,臉色如同吃了砒|霜般慘淡,還要顫顫巍巍地邁出步子,一時間又有人體力不支摔在地上,帶倒了旁邊的同門,大家混亂地滾作一團。

“打擾諸位。”

蘇旭的目光掃過爬上瓊台的弟子們,裡麵有男有女,看上去都是十來歲的模樣。

“韓二狗是哪位?”

“噗。”

斬龍峰弟子當中有人忍不住嗤笑出聲,接著又伸手捂住了嘴巴。

登上瓊台的外門弟子卻笑不出來,尤其是走在最前麵的幾人,臉上神情紛呈,最終麵色複雜地互視一眼,才有人回答道:“韓二狗沒上來。”

旁邊立刻有人補充了一句,“他剛才昏過去了。”

說完還緊緊盯著蘇旭,似乎指望她能說出什麼。

蘇旭:“……”

我還能說什麼呢?

“諸位可以走了,靜心殿在這邊。”

斬龍峰的弟子們頓時分開,有些引著外門弟子走向靜心殿,有些留了下來,似乎是為了接應還沒上來的人。

隊伍裡幾個外門弟子稍緩過來,頻頻回頭望向蘇旭的背影。

“姓韓的在內門竟然有人?”

“看著不像啊。”

“他都沒爬上來啊!我們剛才——”

“噓,彆說了。”

“那女的還沒走呢,恐怕沒那麼簡單,說不定要等到日落。”

有人開始咬牙切齒地低聲咒罵,“而且……真漂亮……走了什麼狗屎運。”

蘇旭將他們的小聲嗶嗶儘收耳中。

師尊委托她來截胡一個叫韓二狗的人,在他進入靜心殿前將他帶走。

——這似乎也難免會招人嫉妒,畢竟還有很多人進了靜心殿也沒被挑中,又被打回外門呢。

最新小说: 賽爾號平行時空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廢材逆天之特工王妃 諸天神話之主 三三的睡前故事 鬥破之我有個強化掛 九霄神劍 重返洛杉磯 穿進劇本被打臉 鳳鳴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