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 是(1 / 2)

此時,許問剛剛完成了這塊木頭的表麵處理,正在進行下一步工作,將木板進行分割。

這原本是一扇木門,相當於是塊整木。

這麼大一塊雞翅紋血櫸,確實是撿了大漏,但它也不是沒有問題。

它有三道非常明顯的裂紋,除此之外,還有延伸出來的十幾道細小裂紋,以及更多更細小的。最後麵這一種不仔細看不是很容易看見,但處理時不小心謹慎的話,會帶來嚴重的影響。

許問早就想好要做什麼了,此時用炭筆在表麵劃出了線條,線條有直有彎,看上去沒什麼規律。

“這是要做什麼?”關齡的室友問她。

“看不出來啊……”她的頭歪過來正過去地看了半天,最後還是隻能搖頭。

“看上去是要把它切開,這麼大張完整的板子,切了不是很可惜嗎?”花癡室友不開玩笑了,正經地問道。

“也沒辦法吧,這麼多裂痕。”關齡說。

“這線條彎彎曲曲的,感覺要把它切成樣子也很不容易啊。”

“確實。”

許問胸有成竹,很快畫完了線,端詳片刻,拿起了旁邊的鋸子。

“手鋸?”

“不是電鋸?”

屏幕前和彈幕上一起發出了疑問。

現在除了少量木工,大部分人用的都是電鋸,電力驅動,強勁有力,還有不同的型號類型,比手鋸好用多了。

但許問此時拿出來的,明顯就是手鋸,造型簡潔,木製的手柄被磨得鋥亮,鋼製的鋸條反著寒光。

不過許問拿出的手鋸不止一種,而是一排。

“應對不同的狀況,我們會使用不同的工具。這種叫橫鋸,用來把木料鋸斷。這種叫豎鋸,順著木紋豎著把它分解開。這種叫線鋸,用來鋸割曲線形狀的。每種鋸子有不同的鋸齒粗細,應對不同的木料情況。”

作為主播,許問還挺合格的,稍微講解了幾句,接著就開始動手了。

他先拿起一把橫鋸,毫不猶豫地下手,沿著一根線條,把它鋸開。

他的手穩定而有力,攝影機適時拉近,可以清楚地看到鋸縫沿著他先前所畫的線條前進,兩者完美貼合,沒有一絲偏離。

“臥槽,太舒服了,強迫症恨不得住在這個直播間了。”

彈幕真情實感,不用臟話簡直沒法表達剛才那一陣的舒爽感。

而這不過隻是個開始,接下來,許問沿著他先前畫出來的線條,不斷切換各種工具,流暢得驚人。

無論他如何切換,鋸縫都緊緊地貼著畫線,嚴絲合縫,讓人看得極爽。

最關鍵的是,在這個過程裡,許問體現出的是一種極度的遊刃有餘。

其實這塊木頭並不是完美的——畢竟是自然的生物,即使出生環境已經算得上優良,但數百年間,仍然會遇上各種危險事故。每一種事故,都會給它留下深入內部的痛苦傷痕。

這傷痕在進行分解處理時,會變成工匠的阻礙,總會讓他們做得不那麼順利。

但在許問這裡卻完全不會。

最新小说: 女神的黑色羽翼 六個反派哥哥的團寵崽崽 黑蓮花她以貌服人 上神的盛世嬌寵 我真不想再被毒打了 農女彪悍 大佬你太凶了 侯府今日垮了嗎 我哥是主角 影帝影後今天又撒糖了